CBA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85章

2020-01-16 15:11: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85章

黄江华坐在驾驶座上,立起身子帮李勇打开着车门,嘴里喊着,“小李,快。”

李勇跑到车前,临上车前也没忘了将那还拿在手上的铁棍狠狠的朝追来的人扔了过去,上车关门,动作再利索不过,嘴里还喘着大气。

“小李,没事吧。”陈兴坐在后座上,关切的看了李勇一眼。

“没事,这帮***混混想放倒我,回去多练几年还差不多。”李勇笑道,说话还喘着大气。

“没事就好。”陈兴点了点头。

“书记,咱们开车走了,是不是得再跟常局打个?”黄江华问着陈兴。

“恩,打一个吧。”陈兴点头道。

车子往前行驶了一段,陈兴回头看了一眼,那些个小混混并没有再追上来,依稀可以看到正冲着他们的车子叫骂着,只不过他们在车里并没有看到。

“小顾,你的伤怎么样。”陈兴突然想起顾盼男才是真正受伤来着。

“没事,应该只是皮外伤。”顾盼男摇头笑道。

陈兴闻言,这才放心的点头,看向鲁伟,问道,“老鲁,听小顾说你之前是住在江滨去的拆迁户?”

“不错,我是江滨区的拆迁户,中午这妹子来找我,说是市里要了解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我这叽里呱啦就讲了。”鲁伟说着话看向顾盼男,苦笑道,“妹子,你要是骗我,那我这次可就糟糕了,那帮***还不知道会怎样找我麻烦呢,晚上我都想直接搬家了。”

“老鲁,你放心,没人敢找你的麻烦。”陈兴脸色难看,沉声道,“谁敢找你麻烦,我找他麻烦。”

鲁伟惊讶的看了陈兴一眼,心说这小年轻看着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说他们自个是市领导,鲁伟此刻心里也不敢真信了,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了,鲁伟也是苦笑不已,他这也是没有回头路了,把李威那帮人得罪了,然后对方又知道他对外跟人讲拆迁的事,日后他会有好果子吃才怪,这就是头脑发热的结果,鲁伟无奈的摇着头。

“老鲁,能不能讲讲你们当初拆迁补偿的事。”陈兴看着鲁伟。

“现在都这样了,也没啥不好讲的。”鲁伟苦笑一下,言语中对顾盼男还是有些抱怨,“妹子,你说是市里领导要过问这事,我真信你了,还指望着市里的领导能给我们这些拆迁户做主呢。”

“鲁哥,你怎么就认为他不是市里的领导。”顾盼男笑了起来,“他可是最大的领导。”

“算了,现在甭管是不是真的,我老鲁是真被妹子你晃悠得厉害哟。”鲁伟摇头笑着,说起了拆迁的事,“当时要拆迁的时候,市里和新城集团给出的补偿协议我们就不满意,有很多人不签字,那帮***就一家家去做工作,说是做工作吧,其实是威胁,有些害怕的人,就先把协议签了,其他人一看,很多也不敢当刺头,就跟着签了,当时我倒是不想签来着,但因为有前车之鉴,之前先有一户不签的,晚上回来时被人拦住打了一顿,还说再不签字的话,下次就更狠,直接让他住医院去,然后他们报警了,结果警察不管,大家一看这情况,就知道这是政府和那新城集团狼狈为奸了,我媳妇怕事,一直让我签了,我这想着还有小孩,也担心会出点啥事,最后也签了。”

鲁伟说着以前的事,“当时我们那些拆迁户,其实大都是因为这个原因签字的,但搬走之后,很多人又不甘心呐,房子和地皮是父辈留下来的财产,凭什么就这样贱卖了啊?很多人事后不甘心,又想着当时大家都各顾着自己的小家,一盘散沙,也没联合起来,于是就有人挑了头了,组织大家联合起来,说是团结力量大,大家组织起来了,就不怕他们还敢乱来,市里抗议不行,就到省里去,然后几次去市里反对,结果没用,最后大伙儿也怒了,很多人都同意到省里去,就不信到省里还没人管。”

“那天,自发同意放下手头工作去省里的,就有一两百号人,大家各自坐车去,路费自出,去省政府大门口坐了一两小时。”鲁伟继续说着,“事先大家也都约好,去了省里,绝不主动闹事,就坐在门口,也不乱来,只为了让省里的领导关注我们的事,哎,哪知道省里的领导没见着,公安倒是来了一大批,再加上从望山赶来的领导和公安局的人,把我们都撵回去了,回来之后,我们本以为这样到省里闹一闹,市里应该会害怕了,哪知道是事情更糟糕了,很多人租住的地方无缘无故被那帮***混混上门打砸,有的连人都被打了,其中一个被打残了,现在还住在医院呢,另一个反抗得比较凶的,直接被扔劳教所去了。”

“事情这么一整,很多人就真的是怕了,觉得大家联合起来也没用,最后还是落得这个下场,于是连当初几个带头组织比较活跃的人也都消停了,各自都有家有口的,大家都怕出点啥事,现在真是没人敢再出来说什么了,而且也有人上门警告,要是有人了解拆迁的事,谁也不准乱说,谁要是乱说,嘿,他们也不说什么后果,就拿那一个躺在医院里的和进劳教所的人来举例,说是会比那还惨,你说这样谁敢再冒出头?”

陈兴静静的听着鲁伟所说,总算是明白之前走访的那两户人家,为何听到他们是来了解拆迁的事之后,都直接请他们离开,第一户人家,那老人的儿子更是情绪激动,让他们走人,别害他们。

陈兴此时的脸色如同那阴沉的夜色,没说什么的他,心情其实并没有表面上这般平静,之前早就猜测这些跟销声匿迹一样的拆迁户受人威胁,现在不过是得到了验证,但亲耳听了之后,陈兴心里的怒火一下一下的往上窜着。

“你敢站出来说,倒是难为你有这胆量了。”陈兴转头看向鲁伟,目光柔和了许多。

“我也不是啥胆量,说难听点,就是脑袋缺根弦儿,这妹子一说市里领导要了解这事,帮我们这些拆迁户做主,你瞧,我这脑子一热就说了,现在可是肠子都悔青了。”鲁伟摇头笑着,神色颇有些自嘲。

“不用后悔,我说保你没事就没事。”陈兴笑着拍了拍对方,也就是对鲁伟才有些笑容,此时的他,其实目光森寒。

车子已经驶离了刚才那城乡结合部的村子好远,陈兴的响了起来,常胜军打来的,询问着陈兴现在在哪里。

陈兴转头看着窗外,示意黄江华靠路边停车,大晚上,又对望山道路还不是很熟悉的他,这会也不清楚这是哪里,转头看向顾盼男,“小顾,这是哪里?”

“这在齐盘路。”顾盼男回答道。

陈兴轻应了一声,给了常胜军答复,挂断,神色再次阴沉起来。

车子静静的等在马路边,黄江华这时候才有空揉着发痛的胳膊,他刚才也遭殃了,只不过陈兴没注意,黄江华一个大老爷们倒也不好意思喊疼来着,没见人家顾盼男一个女人都没吭声来着。

“书记,我发觉跟您在一块,还真挺容易碰到危险。”黄江华转头看着陈兴,半开着玩笑,“以后您私底下出行,还真得加强保护措施才行。”

“晚上这种情况是特例,这要是天天出来都碰到危险还得了。”陈兴笑了笑。

“我记得之前在南州,好像也有这么一次。”黄江华笑道,他跟在陈兴身旁是发现了,陈兴很喜欢私底下出来走访,这就容易出事了,走到下面,谁会认得你是领导干部?你说了,人家就愿意信?

“你真是领导?”鲁伟插了一句话,听到黄江华叫陈兴‘书记’,那神态也自然得很,鲁伟再次狐疑起来了,难道这小年轻真是市领导?

“鲁哥,我都跟你说,他不只是市里的领导,还是最大的那一个。”顾盼男笑道。

“最大的一个?那是市长?”鲁伟睁圆了一双眼睛,“不对呀,我记得以前远远见到过那个市长来着,当时还是听人说才知道,起码都五十岁以上了啊。”

“他不是市长。”顾盼男笑了笑,瞥了陈兴一眼,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看了陈兴的脸色之后,才又笑道,“他是市委书记。”

“市委书记?”鲁伟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道,“这么年轻的市委书记?真的假的?”

“要是假的,等会公安局的人来了,你直接喊他们打假。”陈兴笑道。

两人说着话,警笛声由远而近,陈兴看到,便下了车,见顾盼男也要跟下来,陈兴皱了皱眉,突然想到晚上这事一定会传出去,让人看到顾盼男,对顾盼男未必就是好事,对公安局的那些人,除了常胜军,陈兴也没一个真正信任。

琢磨了一下,出于保护顾盼男的想法, 陈兴道,“小顾,你别下来,就呆车上。”

一大队警车停了下来,常胜军下车后小跑着快步走向陈兴,“陈书记,您没事吧?”

“没事。”陈兴看了下时间,常胜军的效率并不高,来的时间有些慢,陈兴也没多提这事。

“陈书记。”常务副局长杨宏超此刻也走了上来,恭敬的同陈兴打着招呼,今晚正好轮到他值班,平常他很少会安分的呆在局里值班,但今天因为钱进宝的事,杨宏超也没法走,常胜军让他的心腹周淮亲自守着,杨宏超碰了壁,正琢磨着晚上放人呢,就听到常胜军让召集人,一听是陈兴的指示,杨宏超也跟了过来。

陈兴看了杨宏超一眼,没多大的印象,轻点着头,招手让鲁伟过来,对常胜军道,“胜军,这是鲁伟,他是江滨区的拆迁户,你今后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保护他的安全,不能让他有任何闪失。”

陈兴说着,目光从一旁的杨宏超以及其他人脸上扫过,眼里闪过一丝厉色,道,“谁要是敢威胁他或对他不利,就是跟我过不去。”

陈兴深知,这些人里,有的是那伙人的眼线,不管旧城改造项目到底有多少猫腻,又有多少干部牵扯了进去,陈兴此时就是要借助站在这里的人传出他的声音,谁敢动鲁伟,那就是直接跟他黄某人作对。

常胜军微微有些惊讶的看了鲁伟一眼,眼神扫了扫一旁的杨宏超,又朝那一张张虽说是属于市局,但对他而言却仍是陌生的面孔看过去,常胜军隐隐有些明白了陈兴的意思。

邵阳中西医结合医院
昌图县中心医院
长沙治疗癫痫病医院
江门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芜湖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