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逆乱战神 第二百二十章 玄家风云

2019-10-12 19:48: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逆乱战神 第二百二十章 玄家风云

玄家风云

雨夜,漆黑的夜空飘起了小雨,

赫连文轩从來沒有想过雨夜可以这么美,他以前只喜欢夜,却并不喜欢雨,所以他觉得黑夜总缺乏了什么,

他现在知道了,原來下着雨的天空会让他变得更加清醒,也会让那颗心变得更冷,

长长的街道上沒了人影,喧嚣的闹市也变得鸦雀无声,通红的灯光还是无法照亮他的心,

他就像个游魂,雨水打在他身上,淋湿了他漆黑的头发,苍白的脸,

斜风细雨,顺着街道,他來到了一座古庙,庙里沒有人,只有一座较为残破的佛像,还有未燃尽的香烛,

他找了一个角落,吹掉地上的灰尘,缓缓地坐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雨越下越大,风越吹越急,风雨中走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带來一股更冷的气息,

一行八人,人人穿着一身雨衣,人人带着一顶斗笠,人人拿着一柄冰冷的刀,

长长的面纱垂落在肩膀,遮住了他们脸,看不清他们容貌,

赫连文轩沒有睁开眼睛,即便不睁开眼睛,他也能看清他们斗笠下隐藏的丑陋面目,

“魔使大人,要不要杀了他,”冷冷的声音传遍了古庙,

高大的魔使瞟了一眼赫连文轩,摇摇头道:“一个傻子而已,你太紧张了,”

那名下手讪笑道:“最近精神比较敏感,还望魔使大人谅解,”

“哼,这次行动必须保密,”魔使冷冷的看着身边的七人,“是时候为冥宗主报仇了,”

“万一玄家有不世高手坐镇呢,”那人又道,

“哼,绝无竟有的事,”魔使转动眼珠子,道,“我已经查的很清楚了,玄家除了玄琴之外,再无任何化神期强者,”

夜黑风高,香烛焚尽,古庙外的雨稍微有些缓和了,他们全部都走出了古庙,

赫连文轩看着他们离去,苍白的脸依旧苍白,更本看不出任何变化,

天风国,洛阳城,

洛阳城此刻灯火通明,瓢泼的大雨未能感染这里的气氛,这里的气氛依旧空前高涨,

宽广的街道,喧闹的夜市,流离的人群,人群中走來了八人,

“就是这里了,”魔使在一座高大的府邸停了下來,

“夜黑风高,今晚是杀人的好天气,”八人当中,有人冷冷道,

“今晚确实是杀人的好天气,”黑暗中走來了一人,

红色的灯光照在地上,他走了过來,灯光照在他脸上,他的脸苍白如雪,

他就像灵,一袭黑色长袍,仿佛只为黑夜而生,他脸上笑着,他笑的时候,绝对比他沉默更加可怕,

“是你,”魔使露出了一丝疑惑,

“是我,”赫连文轩笑道,“但我绝非那个傻子,”

魔使大笑,他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一个人若是无法认清自己,非但如此,他还把自己抬得很高,那么这个人绝对是个傻子,

在他眼里,赫连文轩就是个傻子,

傻子会笑,而且笑得很大声,笑得很可笑,赫连文轩虽然也在笑,可他的笑却一点都不好笑,

他的笑声听起來很冷,就像一阵冷风,一把尖刀,这样的笑,沒有人认为它很好笑,

魔使的笑容凝固了,仿佛感到那股冷意,他脸色变得非常冷,“你是谁,”

“杀你的人,”

五指并拢,赫连文轩已出手,如血染过般的红灯下,只闪过了一道狂猛的黑芒,

嘭,

一身巨响,有人被轰碎,杀人方式他一般喜欢用拳头,那种拳拳到肉的感觉,会让他觉得非常兴奋,

杀人本就是一门艺术,只不过他无法像玄琴一样,将它推崇到极致,

明月掩去,黑夜无声,鲜红的血水染红了长长的街道,玄家大院里走出來了一个少女,

一身连衣长裙,唇红齿白,不施粉黛,玄灵看起來就像一轮明月,今晚无月,她的脸一样干净明亮,

如果她愿意笑,她绝对比明月还要好看,

玄灵沒有笑,那张无暇的脸上写满了冰冷,就连语气也都十分冰冷,

“你们是谁,”

她的声音很好听,魔使却闪过一道阴冷,赫连文轩看了她一眼,沒有说话,一拳直接轰碎近身而來的人,

他又冲天而起,滔天的魔气疯狂溢出,而后伸出了一只大手,直接镇压了另外几人,

玄灵震惊了,这名年轻人一个人竟然力毙七大化神期修者,她目光呆疑,这人绝对是个极度可怕的人,

魔使脸色同样不好看,苍白的脸,脸上已毫无血色,“你究竟是谁,”

“无名无姓,一个死人而已,”

“一个死人,”玄灵心一颤,仿佛触动了某根心弦,她认认真真打量起了这名年轻人,

赫连文轩却一脸冷漠,那有节奏的步子就像是催命的钟声,他越走越近,人也越來越冷,

高大的魔使一步步后退,他突然间有种想要逃离此地的想法,这是多么可笑的想法,

以前他从來不会想,树倒猢狲散,他叹了一口,化为一道长虹,直接逃向了天外,

赫连文轩也动了,如风中魔神

,一步横跨百里,魔光化作长虹,已封锁天地,

“哼,你要死,那我便成全你,”冷冷的声音从苍穹传來,

魔使手持弯刀,从长空中劈了下來,看似简单的一击,却勾起了天地雷光,

雷光迸进,赫连文轩犹如骁勇狂龙,凭借强大修为,直接切断了雷光,打碎了弯刀,

啊…,

魔使大怒,驾驭魔云,从长空一拳轰來,如那狂奔的中豹子,

“冥魔帝都无法成全我,”赫连文轩沉声,“你不行,”

夜空中,一缕惊人的魔气,凝聚成一柄可怕魔刀,赫连文轩已冲了上去,驾驭魔刀斩了下去,

轰隆…

天地动摇,虚空爆发一团耀眼强光,赤热的火浪吞沒了黑夜,再现明亮白昼,

长长的街道,不在安静,不少人带着惊慌的神色跑出了屋子,怀着不安的心,看向了高天,

玄家大院的门被推开了,玄天明老迈的身影走了出來,玄峰紧紧跟在他身后,

“大乘期无敌修者,”玄天明叹了一口气,“小小的洛阳城,竟然引得如此盖世强者出世,”

玄灵走了过來,“爷爷,您怎么出來了,”

玄天明摆摆手,“我还沒老,有人作乱,我怎能安睡,”

玄灵闭嘴了,她看出了老爷子的不安,

风吹,魔云散,赫连文轩从火浪中走了出來,他的全身燃烧着无尽魔火,像一尊神灵般,俯视着下方一切生灵,

魔云滋生,他转身欲走,

“站住,”玄灵较冷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

她虽然貌似天仙,但赫连文轩沒有回头,他也相信,她沒有理由去追他,可惜他错了,玄灵追了下去,

玄家大院人声鼎沸,玄天明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道,“峰儿,你怎么看,”

“这人定然与琴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玄天明点了点头,沉默了片刻,他又摇了摇头,

玄峰闭嘴了,这种事情还真不好说,连老爷子睿智的眼光都无法洞悉这一切,谁又能说明呢,

………………

赫连文轩跟有的人不一样,有的人杀人或许会留一点余地,但他不一样,他杀人的方式,永远是最残酷的,绝不留余地,

心慈手软的人,注定难成大事,这是流传了千古的佳话,不过有点残忍,可是残忍能当饭吃吗,

漆黑的夜空,凄凉的萧条之风,不见明月,明月躲进了黑夜最深处,

冷清的街道,冷冷的风,沿着长街,他闻到了香烛独特的气味,又來到了那个残破的古庙,

古庙的香烛气味越來越浓郁,他不喜欢闻这种难闻的香烛气味,

他总认为,这种香烛气味是为了祭奠死人的,而不是向他这样‘活死人’,这岂非是对香烛的亵渎,

他记得小时候去别人家,那家人刚好有人死了,那一家烧的香烛就是这种气味,

从那以后,他便开始讨厌香烛焚烧是的气味,

赫连文轩走上了古庙的台阶,走到门槛前他又停止了,他在门槛看到了一个女人,

她的身体修长,白皙的手臂,乌黑的头发结成蝴蝶状,身穿一袭白色的连衣裙,仿佛水中月,画中仙,

玄灵背对着他,手里拿着三根竹香,三根竹香才冒尖,显然是她刚点燃的,

过了一会,她双手合十,弯腰鞠躬,满满的诚意,看起來就像是个忠实的信徒,

她又把竹香插在香炉,这才缓缓转过身,缓缓的看向了他,沒有说话,

赫连文轩看了她一眼,也沒有说话,转身就离开了古庙,步履生风,像个独行的侠客,

他不是侠客,侠客一般都有着高尚的情操,而他却沒有,

他只会杀人,他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个魔,嗜血的巨魔,有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比魔还要可怕,

玄灵一愣,忽然用手拉起长裙,又跟了上去,

黎明前的一缕曙光画亮了夜空,黑夜不再孤单,赫连文轩的心却远比孤单來的还要孤单,

“你为什么跟着我,”他冷冷的问,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在什么地方
广州建国医院挂号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手术价格表
广州建国医院挂号费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路线查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