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宝鸡模范城复检岐山科达纸业废水直抵渭河

2019-08-16 17:12: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宝鸡模范城复检 岐山科达纸业废水直抵渭河

一个直径超过了1米的水泥涵洞,隐藏在茂密的芦草从中,从这个涵洞里不停喷涌的,是一股深褐色的泛着白色泡沫的浑浊污水,汩汩的污水顺流而下,直接进入了就近在咫尺的渭河河道。 在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的蔡家坡镇,流经此地的渭河,正面临着两岸及其附近,一轮规模庞大的开发建设高潮,而就坐落在渭河北岸西边的科达特种纸业有限公司,是蔡家坡工业园区内数家造纸企业的其中之一,其从厂区里边穿越渭河堤岸公路所埋设的排污暗管中,经常上演上述排污画面。 渭河,是黄河的第一支流,也是陕西省的母亲河,因为所处渭河流域,岐山县及其周边,是中国著名的周文化发源地,凤鸣西岐和姜太公钓鱼的美丽故事至今流传。而今,美丽的渭河正面临着污染劫难:其北岸西边的科达纸业的巨量污水不断排入渭河,致使河面泾渭分明,发浑的黑色河水带着白色泡沫奔向下游。担负监管职责的岐山县环保局则对此竟视若罔闻,联系不上局长,有关监管的领导也都下乡去了,自始至终,岐山县环保局的办公室人员和一位任姓副局长坚持着这样的说法,并且坚持认为,哪怕去看一眼污染的情形,就超越了他们的职责和权限。污水直排渭河 在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蔡家坡镇,渭河大桥往西约八九百米远处,一条宽阔的平展沙土路左侧,就是渭河的主河道。而一个不停排放着浑浊污水的水泥涵洞,就埋伏在靠北河面的堤岸边上。河道中,一块面积巨大的冲击滩将渭河一分为二,形成两种颜色。河岸边苇草茂盛,枝叶交织,并胡乱堆积着从河里淘出来的拳头大小的石子和石块,从公路上根本就看不到这个潜伏和伪装都非常到位的排污涵洞。 污水的水量很大,流速也很急,从涵洞口到河面,还专门修建了斜坡状的水泥沟渠,加快了污水流入的速度,使得污水与渭河水交汇之处,浪花翻滚、水珠四溅,并泛起一层层白色泡沫,随着水面的涟漪向四周扩散。 站在涵洞口附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污水所冲击的河面,整体呈浅褐色,与上游流下来的土黄色的渭河水,形成了鲜明的颜色分界线。从连接周五公路的渭河大桥上往下看,色差同样明显,被分割成南北两股水流的渭河,南面的河水虽然浑浊,但颜色发黄,水里带着泥沙和黄土;而北面的河道中,河水却呈灰褐色,显然是因为污水的缘故,渭河才被变脸。造纸废水让渭河变脸河床上随处可见的黑色泥渣 除了水面,渭河的河道和河床也受到了严重的污染。从污水注入处到下游将近500米远的距离,只见水流较浅的地方,水面底下的河床上覆盖着斑斑点点的黑色泥渣,显然是河水在流动中过滤和沉淀下来的,与河床底面原有的土黄色淤泥显得格格不入。 喷涌着污水的涵洞,隔着一条公路,与科达纸业和岐星热电厂的生产厂区遥遥相望。渭河北岸的那个地方,只有两个排污口,一个是附近岐星村的生活污水排放口,另一个就是科达纸业的排污口,岐山县环保局任省强副局长说。 谁是污染渭河的罪魁祸首?科达纸业在回复中称,该排口所排废水,公司占30%左右,其余为岐星村13个村民小组生活用和鱼池排放污水及岐星村部分小工厂排放废水,汇合后混合排入渭口。在现场,污水的颜色呈深褐色,并散发着浓郁的纸浆味,明显不是生活污水。 企业更将污水排入渭河的原因归咎于历史。称我公司外渭河河堤排口为历史排口,从2009年开始在渭河河堤整治和环保部门要求规范化排口整治工作,去年对排口的整治工作已完成,达到了环保部门的要求,并在总排口安装了监测仪器,每两小时上传一组数据到环保部、省、市县监测平台,均达标排放。隐藏的很到位的排污涵洞 西部大开发的国家宏观政策扶持,给这里的地方经济发展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而为了顺应这个历史潮流和抓住这个发展机遇,没有任何资源和技术优势的岐山县,也倾全县之力,来创建和打造蔡家坡工业园区。 入住园区的众多企业,给蔡家坡这个小镇带来了无限生机,这里不仅聚集了全岐山县的近半人口,更有铁路和高速路在此过境,街道上同样高楼林立,商铺鳞次节比,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小镇的繁华程度,都丝毫不比15公里外的岐山县城逊色。 但是,工业企业的高度聚集,从来绕不开环境保护这个瓶颈,蔡家坡同样不能回避,对母亲河的保护和对GDP的追求,在这里形成了死结。 连绵不断注入的造纸污水和生活污水甚至个别企业偷排的化工废水,让已经变了脸的渭河,再也看不到水中有生命存在的迹象。我们这至少数十家企业,还有的造纸厂已经生产了近20年,多少污水进了这河里了,这水污染的,早多少年前就已经没有鱼虾了。在蔡家坡火车站附近,一本地居民这样说道。 我们这还有句玩笑话,说这个渭河就是整个关中平原的下水道,一位年轻的小伙子,称自己是附近村里的,反正整个我们村全部的生活污水,最后都进了渭河,还有象华明和新庄等村里边,也和我们村的情况基本一样。 遭受污染的,并不仅仅是渭河水,从蔡家坡高速路上就能看到,不只一根高耸的大烟囱上,在冒着蓝色的烟雾,甚至有的烟囱根本就没有上任何的除尘设备和脱硫设施,建在蔡家坡当街上的一家化工企业,还直接与众多的商铺和住户为邻,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卫生安全防护距离。 淡薄的环保理念,加上欠发达地区本身技术条件的限制,以及产业结构的滞后和监管的松弛,带给当地百姓的,只会是严重的环境污染事故和深深的伤痛,与岐山相邻的凤翔县,曾因污染企业的过度排放,致当地数百儿童血铅中毒,在全国范围内首次敲响了环境污染事故的警钟。 遭受污染的空气,使得这个有凤名鸣西岐传说的地方,即便真有凤凰栖身,也只能出现在曾经。我们这不但有周公庙,3公里外的五丈原还是三国名臣诸葛亮的病逝之地,但县里边的领导,只关心蔡家坡的园区建设和招商引资,人家扶风县那头法门寺开发,去的人就很多,而来我们这旅游的很少,寥寥无几,一当地居民摇着头叹息。鱼虾绝迹 姜太公垂钓将永成传说造纸废水进入渭河,形成了明显的颜色反差 2012年,因抵制污染项目和污染企业的群体性事件在全国各地多次爆发。同样,蔡家坡群众对企业的污染行为也是深恶痛绝,在当地政府站所开设的民情社意通道上,就有本地民给市县主要领导留言,痛陈蔡家坡的污染,并呼吁领导们提高门槛和加强监管。有民甚至建议,将这些污染企业迁出蔡家坡,迁离渭河两岸。 遗憾的是,尽管老百姓对污染企业极力抵制,但在一些偏远落后地区,政府为确保GDP和项目上马,往往不惜降低产业门槛和环保标准,甚至以宽松的产业政策和宽松的环保执法环境,作为筹码吸引落后产能。 以科达特种纸业为例,尽管有不少资料显示,宝鸡市和岐山县两级多个部门的领导曾多次到该企业视察,并检查过该企业排污口的情形,但不知什么原因,领导们留下了一片赞誉之声,只有奔腾汹涌的汩汩废水,和大片明显受污染的河床河道,记载着渭河所承载的伤痛。 担负属地监管职责的岐山县环保局,同样对造纸废水进入渭河的这样一种情形,漠不关心无动于衷。2012年10日上午,在《中国环境观察》欲将污染情形,提供给这一职能部门时,却一再遇到环保局相关人员毫无反应的连连推逶和满口推脱之词,局长不在,没有分管监管的领导,监察队长等也都不在,在岐山县环保局办公室,一位云(谐音)姓主任始终坚持着这样的回复,而另一位任省强副局长同样声称,他也联系不上王天琦局长,即便是有再严重的污染情形,他作为一个副局长,也根本无能为力。 放任造纸污水不断进入渭河,放任蓝色烟雾飘荡在蔡家坡的上空,而对追逐环保模范城市的荣誉却充满着热情。岐山县所属的宝鸡市,正在全力为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复检做准备,以岐山县这种连造纸污水都能直接进入渭河的污染现状,将怎样通过国家环保部创模考核组的复检考核。 治污不甚积极,创模则一度高调,一个连主要工业源污染都无法治理的城市,一个连当地母亲河和黄河支流都严重污染的地方,不从治理污染上痛下工夫,却想获得环境质量良好,生态良性循环,城市优美洁净的外界评价,这样的意识反差,无论怎么来看,都像是一个笑话。 截止离开岐山,排往渭河的造纸污水,依旧在不停地奔涌流淌,没有任何的改观,而究竟这样的造纸污水将流淌到何时,遭受污染的渭河,会不会最终影响到宝鸡市国模城市的复检考评?对此,《中国环境观察》也将继续予以高度关注。(来源:《中国环境观察》)

癫痫病的危害有哪些影响
究竟如何治疗老年癫痫好
吉林治疗白癜风正规的医院是那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