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眷恋着的故乡

2019-10-12 20:14: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附:诉说就是一切! 在诉说中解脱,在诉说中释放,在诉说中宣泄,在诉说中满足,在诉说中诉求一切…… 诉说是小说永恒的主旨,诉说就是小说的目的,谁能够理解,就可以获得打开通往小说神圣殿堂的钥匙。

轻狂的春风拂来,漫卷起我内心情感的高潮。

我坐在村东的桥头上,看那枯藤纠缠着老树,西风撩骚着古道,轻浮的尘土带着泥土独有的芬芳钻进我的鼻腔,让人忍不住想要打个喷嚏。

昏鸦归巢,瘦马不在,稍显美中不足,还好有着小桥流水和错落有致的人家,让我稍感欣慰。

十年之约,弹指一挥间,记得那青葱岁月美好的誓言犹在耳旁回响,激荡着我不安分的心脏。

十年之后,你未娶,我未嫁,我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十年之后,你未嫁,我未娶,我就与你同甘共苦,白头到老。

是呀,那年,你我相拥在一片油菜花海里,满目黄色的油菜花散发着浓郁的香气混合着你淡淡的少女体香,使我如痴如醉,你满面娇羞欲拒还迎的样子让我终于蔑视了腐朽的陈规旧律,我们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我们对着苍天和大地朗声宣读着我们彼此的誓言。

残阳如血已经挂在村西的槐树枝头,它拖着长长的尾巴摇摇欲坠,就好像我此时的心情难以用苍白乏味的文字去形容。

夜幕撒下,月牙儿爬上夜空,星空浩瀚无边,整个宇宙一片黑暗。我呆呆地坐在桥头,我的心就像这满天的星斗,一个星就是一个窟窿。

街中的路灯亮了,灯光昏黄而 ,我的心迷茫又失落,不明白她为何还不来?

难道这十年之间,无情又残酷的现实终于击溃了曾经懵懂又无知的爱情?村西的鼓声传来,咚咚呛,咚咚呛,显得无比热闹。

村儿里的秧歌队穿着红色的服装扭动着臃肿的身体朝村东桥头而来,衣服上的金色镶边在路灯的照耀下十分夺目,她们高举着扇子随着鼓点的节奏忽高忽低的晃动着,敲鼓的老汉情绪激昂,他的鼓声扣人心弦,击鼓击到动情处嘴里“嗨、嗨、嗨”高喊几声,让观者情不自禁地跟着他的鼓声晃动着身体,鼓声密集,渐入高潮,那些跳舞的女人们手中的扇子动作幅度加快、频率加快,身体扭动的角度也大了起来。

是她,是她!她拿着扇子在跳舞,我看到了她,我的心像是被鼓槌猛得敲击了一下,我看着她,而她却对我视而不见。

远处的高楼平地而起,在生硬的钢筋水泥丛林之中没有爱情,只有大把的钞票可以衡量一个人的真情实感。在没有钞票你就没有一个家的地方,那些高楼已经诠释了一切。

“回家,快回家睡觉!”父亲一如既往麻木地催促着我回家。

“不,我要娶她回家!”我大声喊叫着,然而却被淹没在密集的鼓声之中。

工地上的探照灯亮而刺眼,我的泪水湿了衣襟,轻狂的春风寒气逼人,秧歌队走到桥头又迈动着她们整齐的步伐向西而去,她,自始至终没有看我一眼。

我的心在滴血,难道你忘记了油菜花海之中的缠绵,忘记了我们曾经的誓言?

父亲朝我吐了一口浓痰,表达着他对我的不满,他佝偻着身子抽着劣质的香烟朝家里走去,那袅袅升腾的烟雾污染了桥头的空气。

一种从所未有的压抑让我窒息,我摇动轮椅滚下桥头,秧歌队已经远去,惟有鼓声阵阵传来,我拭去眼角懦弱的泪水朝家中走去。

在诉说中,我就是小说主人公,而现在,我已经不是。

共 11 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因为少年时的海誓山盟,还有油菜花丛中的缠绵,“我”在此苦苦等候十年,秧歌队中扭来的你,却视而不见,“我”的轮椅在父亲的浓痰中滚落尘嚣,留下一串串难以言尽的诉说。小说以诗一般的语言诠释爱情的失落,在诉说中解脱自我。欣赏佳作,推荐赏阅!【编辑:老土】

1 楼 文友: 2018-0 -14 21:28: 0 字里行间,情真意切,拜读学习,遙握,祝安!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 -14 21:41:15 感谢老师编辑,祝老师生活愉快!

莱芜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吴忠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大连治疗卵巢炎医院
莱芜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吴忠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