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剑心通冥 第九十一章 一路追杀

2020-01-17 00:22: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剑心通冥 第九十一章 一路追杀

下雨了,南方的雨季到了,这些天总是阴雨不断,灰蒙蒙的,让人心情烦躁。

一群身着兽皮甲的武士聚拢在山洞中,接连数日的逃亡,一群人显得很是憔悴,不少人浑身无力的靠在洞壁边,看着洞外的蒙蒙小雨,眼中尽是茫然之色。

巫严的心情就跟洞外的天气一样,阴沉一片。他从未想过,正处于鼎盛时期的巫狄部落竟然轰然倒塌,心目中强大的父亲更是被人虐杀,直到现在他都忘不了那道身影。本来获得神殿支持,巫严打算趁机偷袭邪巫殿先锋部队的,只是他并未这样做,他忘不了那个一剑正面将父亲打败的人。

这绝对是虎族的双修祭师!

作为巫狄部落的少主,巫严还是做足了很多攻克的,毕竟他们身处禁区边上,随时都有可能面对邪巫殿的威胁,自然需要了解对手,而虎族就是以双修祭师而闻名,那尊骑在血狼身上的武士一定来自虎族。

同为骨巫跟骨武,巫严很清楚,如果真面对上,自己怕是也会跟父亲一样。因为当初巫严的退缩,那些来自神殿的人对他充满不屑,只不过这种不屑在两天前这地没有了。

那支重甲骑兵实在是太恐怖了,几个部落集结起来的武士跟巫师,居然一触即溃,对方面对他们的防御工事竟直接冲杀上来,他们的弓箭就跟瘙痒一样。

那支重甲骑兵太恐怖了!

巫严的脸色很是难看,本来几个部落的人联合起来,绝对能够挡住邪巫殿的先头部队,只可惜面对那支恐怖的重骑,他们已经被杀得胆寒,结果就是节节败退,一路被追杀到这里。

怎么办?

现在巫严根本不敢去想如何夺回部落失去的地盘,他必须庆幸自己提前将部落大部分人转移,要是跟着自己,怕是就会跟这些部落的人一样,难得成为奴隶,女的成为别人的战利品,成为敌人繁衍后代的工具。

大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一个血巫来到巫严身旁,他很是憔悴,这些天的遭遇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噩梦,现在闭上双目,都会看到那支宛若恶魔一样的重骑,巫师的骄傲在这支刀枪不入的重骑面前根本就是一个玩笑。

直接退往落雁谷,只有依靠石竹部落,要不然我们根本挡不住邪巫殿的先锋。

巫严面色阴沉,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重骑的出现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噩梦,现在他们虽然还剩下数千武士,但是他们已经没有胆气跟那些重骑一战。

雨渐渐的小了,巫严觉得是时候上路了,现在这个时候必须争分夺秒,万一让邪巫殿的追上来,后果难料。

父亲,这重骑太恐怖了,咱们必须想个法子将之弄到手才行。

青狮脸色异常阴沉,本来他从未将叶凡放在眼中,但是这十多日来,他们联手作战,那支重甲骑士加上那些重甲武士,冲击力简直只能用恐怖来形容。青狮很是自负,对虎族更是充满绝对信心,不认为有武士能有他们的武勇,然而,自从见识了那些身披重甲的武士跟骑士之后,他便明白他们根本不是邪灵部落跟邪狼部落的对手。

老子倒是想要弄到手,问题是我们现在根本不是这些家伙的对手,如果露出丝毫窥视之心,说不定会惹来杀身之祸。

青虎的脸色也不好看,虽然大军行进速度很快,非常符合他的要求,但是面对实力堪称恐怖的叶凡,他一颗心非常的不安。

爹可是邪巫殿长老,他们还敢乱来不成?

青狮脸色不由一变。

哼!不要忘了,这里可是蛮神殿势力范围,咱们两大神殿处于交锋中,发生什么意外都有可能。

青虎冷哼一声,这种事情以前他也干过,所以当初同意跟叶凡签订契约也是因为这个。

难道我们就一定要忍气吞声吗?

青狮脸色很不好看。

青虎冷笑道:这个自然不用,我们不是将消息传回去了嘛,很快部落就会派人过来,同时狐族的高手应当也会过,那时我们的实力根本就不用惧怕他们。现在我们还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一些都要等攻克落雁谷,这才是关键。

青狮好奇道:爹,我们为何一定要攻克落雁谷?

青虎笑道:你是我的儿子,告诉你也无妨。其实这次邪巫殿对蛮神殿突然发动战争的原因就是占领落雁谷。

为什么?

我们已经成功破译一份古老地图,从那上边我们得知在落雁谷下边藏着惊世宝藏,如果我们虎族能够获得,说不定能够重现五百年前的辉煌。

青虎脸上的笑容很是兴奋。

竟有这事?

青狮很是吃惊。

这是我们跟狐族共同的秘密,这次能够促使邪巫殿发动战争,我们两族出力可不少。嘿嘿!那些家伙哪会知道我们的真正目的,这次其余人之所以反应要慢,这都是我们延迟所致。只不过我们没有想到邪灵部落跟邪狼部落实力居然如此强,一路势如破竹,现在必须让后边的人加快速度了。

青虎冷冷一笑。

这个邪灵部落跟邪狼部落都是来自邪巫族,如果这事让这帮家伙知道后果难料啊。

青狮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哼!

青虎不屑的笑道:不用担心,他们根本没有同邪巫族和好,这一切都只不过是邪巫族逼迫他们所致。嘿嘿!邪巫族那些老家伙自以为是借助我们的手逼迫这两个部落回归,只是他们哪会知道咱们会将计就计,让两大部落充当先锋。

原来这一切都是父亲故意所为,那当初被那家伙弓箭逼迫也是假的了。

青狮脸上露出恍然之色。

青虎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当初可不是假的,是真的没有想到那下子竟然如此强悍。不过青虎自然不会承认这一点,他冷冷的道:记住一点,不要去招惹他们,一切都等拿下落雁谷在说。

知道了。

青狮还不傻,虽然不爽叶凡很久了,但他还是知道轻重的。

该死!竟让那家伙跑了!

采莲异常的恼火,负心汉就在眼前,居然让那家伙跑了,这让她异常的愤怒。

你确定自己没看走眼?

差不多一个月的了,一路而来杀戮不断,叶凡也不记得自己斩杀了多少人,不过他对于杀戮早就适应了,倒也很是轻松。

我的眼睛好着了,怎么可能看错。

采莲很是不满,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大逆不道的徒弟,也不知道她前世是不是欠这家伙的,明明自己是师父,可却被这家伙当徒弟一样使唤。

能够在这里遇到也不算什么出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一定会攻下落雁谷,那时候这个负情汉一定会由你处置的。不过你怎么说都跟他相恋一场,难道真的要赶尽杀绝?

你什么意思?

采莲就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噔的一下就站起来,怒视着叶凡,一副要找他拼命的架势。

叶凡可不怕这个便宜师傅,耸耸肩道:生气做什么,咱们还是好好商量一下如何攻下落雁谷吧,咱们这要是赶到,怕是蛮神殿大军已经将防御做好,想要拿下落雁谷难度太大。

采莲嘟囔一声道:你的重甲武士实力不是很强嘛,到时强攻不就得了,最好将那头蛮熊派上场,只要用得好,说不定能够瞬间攻破蛮神殿的防御。

叶凡笑了笑,没有理会采莲的话,他可不会如此天真,接过虎奕烤的野味,咬了一口才道:我一直感觉这个虎族的家伙没有说实话,你们说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能干什么?

采莲一愣。

邪雨瑶咬着烤肉,笑道:我也感觉虎族的有什么阴谋一样,你不觉得这么久了也就我们跟虎族的人,是不是非常的奇怪?

的确奇怪。

邪豹眼中闪烁着寒芒,这家伙虽然口口声声说占领落雁谷,将邪巫殿的势力范围推到这里,但是我感觉他是别有所图。

邪雨瑶吃惊道:难道他们是冲着落雁谷的传说去的?

什么落雁谷的传说?

采莲眼睛一瞪。

邪雨瑶黛眉一挑,目光不由看向一旁的叶凡。

叶凡淡然道:你们采莲部落以前不是跟石竹部落紧挨着嘛,难道就连落雁谷有什么传说都不知道。

采莲气鼓鼓道:我哪知道什么传说,你到底说不说。

叶凡耸肩道:传言在落雁谷下隐藏着远古遗迹,哪里埋葬着许多古老的巫师秘籍,如果能够获得,绝对能够称王称霸,到时想要通知整个古林都不是问题。

有这样的事情?

采莲眼睛很快就亮了。

叶凡嘿嘿笑道:传说啊,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了,不过我感觉这事可能性很大啊,要不然虎族干嘛这样大动干戈。

那我们快点攻下落雁谷啊。

采莲跃跃欲试。

叶凡摊手道:现在我连落雁谷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攻下来,一切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落雁谷,巫严目光阴沉,终于到了,可是他的心情却不怎么好。

轻视!

巫严能够感觉出来,石竹部落的人根本没有将他这个巫狄部落的少主放在眼中,哪怕如今他的手中还有两千人左右,他还是能够从那位石竹部落七公子的眼神中感受到一种蔑视。

这种感觉让巫严心情很不好,他忽然理解当初采莲的感受了,寄人篱下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当初自己看她时是否也流露出这种目光了。

想到采莲,巫严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他在邪巫殿的人中发现了这个女人,想到巫狄部落的覆灭,他认为一定有这个女人提供的情报之故。真是报应啊,当初巫严落井下石,只是没想到才短短一年的功夫就当初她的遭遇就落到自己的头上。

果然缺德事还是要少做一点,不然迟早要遭报应。

不过虽然心有戚戚,但是巫严还是将采莲恨上了,这贱人居然投靠了邪巫殿,还得他家破人亡。

竹岩目光扫过显得几位狼狈的一群武士,他皱着眉头道:这次邪巫殿共来了多少人?

这次来到落雁谷的武士足有三千多,其中两千来自巫狄部落,对于这位竹岩的问话并没有人回答。这支队伍虽然是几个部落整合而成,但是很不巧的是所有人中也就巫严身份最高,加上他的骨巫实力,所以众人还是以他马首是瞻。现在他不说话了,这些武士自然也不会啃声。

竹岩的目光看向巫严,他也看出来了,这里身份最高的就是这位巫狄部落的少主。

不知道现在邪巫殿是否已经穿过禁区,全面进入我们蛮神殿的势力范围?

巫严沉声道:具体的情况不是很清楚,目前进入蛮神殿实力范围的人接近一万,他们趁我们不备,攻陷了巫狄部落。虽然邪巫殿这次来的人实力很强,但是落雁谷地势险要,只要石竹部落愿意,要阻止他们并不难。

竹岩冷笑道:不难?那为何先后数个部落相继沦陷,这其中就有巫狄部落,难道你们巫狄部落都是一群脓包不成?

竹岩的话充满嘲讽,他口中的脓包,显然就是在说巫严,一群强大的武者,居然被邪巫殿的人撵着跑,这样的人根本不该受重视才对。

巫严脸色难看道:邪巫殿来势突然,杀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最重要的是这次过来的乃是虎族,他们的武士可是远超一般的部族,猝不及防下我们自然要吃暗亏。

虎族?传言他们的武士能够双修,而且还拥有对抗巫师精神力的方法,不知道是否属实?

竹岩脸上露出好奇之色。

巫严低头道:这个绝对属实,我们巫师的精神力能够被他们削弱到一个非常可怕的原因,如果正面对上,就算是巫师也要头痛。不过这些不是最让人忌惮的,虎族真正可怕是拥有一支实力非常恐怖的重甲武士,如果让这些人通过,后果不堪设下。

重甲武士?

竹岩一愣,旋即失笑道:开什么玩笑,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邪巫殿有重甲武士,你这完全就是危言耸听。

巫严恼火道:这事千正万确,我们之所以会如此狼狈,就是因为这支重甲武士。

竹岩不以为然道:如此一来,我倒是很想会一会这支巫少主口中的重甲武士。嘿!全身重甲,这种锻造术没有锻造师能够打造出,邪巫殿根本不可能打造出这样的武士。

说到这里,竹岩忽然看着巫严道:巫少主接下来有何打算?

巫严脸色微变,竹岩的眼神透着一种不容拒绝的味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明白七公子到底什么意思?

竹岩笑意盈盈的道:如今巫狄部落灭亡,巫少主现在怕是也没有地方去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都能够帮忙解决。

这小子想要拉拢自己?

巫严很快就明白眼前这个竹岩到底想要干什么,说实话对于这件事情他还是非常吃惊的,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明白过来。竹岩不仅仅是拉拢那么简单,显然这家伙认定巫狄部落遭此重创,要想重新掌握原来的土地已然不可能,那么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加入石竹部落。

想明白这些,巫严心中在冷笑,看着一脸自信,似乎高人一等的竹岩,忽然心中有些不屑。

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谁?

居然妄图这样招揽自己。

虽然竹岩身份非常尊贵,但是这小子的实力只是一个骨武罢了,这样的人物居然妄图说服一名骨巫投靠,他的自信到底来自何方?

巫严想不明白,不过他心中异常的愤怒,他可是骨巫啊,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谁,尤其让他难以忍受的就是这家伙那高高在上的姿态。

不过巫严虽然愤怒,但是他也知道自己要以大局为重,只是想到这位石竹部落七公子的态度,他不由忧心忡忡。

前面就是落雁谷?

叶凡看着眼前一个巨大的山谷发呆,这里的地势实在是太险要了,要攻陷这个地方用重骑那就是一个玩笑,哪怕血狼们行动灵活性远超战马,要越过去难度太大了。

叶凡没有想到这个落雁谷前居然有一道大裂缝,而链接两地的只有一座锁链桥,上边虽然铺了东西,但是只要对方发狠,断了这些锁链,岂不是要悲剧。

当然了,叶凡倒不怕这些,因为他能够御剑飞行,就算锁链断了,也能直接飞过去。

怎么办?

叶凡心中念头闪动,他在考虑是否直接杀过去,只是如果这样做,对方将锁链斩断那后果就非常严重了。

叶凡来到锁链桥边上,他的脸上很快露出惊疑不定之色,蹲下身子,他吃惊的发现这些锁链很不简单,这种工艺绝不是什么锻造师用锤子砸出来,倒像是一种非常高明的熔炼之术。

盐城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志丹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海口癫痫病专科医院
六盘水哪所医院治癫痫治得好
青海治疗卵巢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