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夏樂預計今明兩年GDP增速72和7

2019-11-09 07:22: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夏乐:预计今明两年GDP增速7.2%和7%

“我觉得目前国际投资者最大的担心仍然是中国经济突然失速的风险,房地产市场的调整首当其冲”西班牙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夏乐近日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说此外,他还表示比较担心政策风险,如果政府应对失策,也可能对经济造成巨大伤害

预计今明两年GDP增速7.2%、7%

第一财经:你如何预判中国今年的GDP增速,判断的依据有那些

夏乐:我们一直坚持年初确定的增长预测,即今明两年的GDP增速分别是7.2%和7%,中长期中国经济增长将会从目前水平稳步降至2020年的6%左右由于主要的生产投入要素中的资本、劳动力以及全要素生产率都有下降趋势,因此长期的GDP增长会不可避免地放缓而趋于一个稳定状态

在预测今明两年的增速时,我们将需求方面的短期因素(例如出口、消费和投资)和各类风险因素(例如房地产放缓和政府融资平台风险)纳入考量范围尽管出口可以对经济增长进行一定的支撑,但是美国和欧洲的需求仍然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此外,普遍存在的产能过剩和企业债务问题会对经济带来更大的向下压力特别是房地产部门可能进入一个长期的下调周期,对经济增长形成负面冲击而在政策层面上,我们判断新一届政府可能更注重经济增长的质量和可持续性,因此对GDP数字有更大程度的容忍,因为他们必须要有长远眼光才可以保证任期内的持续繁荣综合以上的因素,我们认为今明两年将以推动长期结构性改革为中心,增长数字将会比前几年进一步缓慢回落

四季度货币政策会保持宽松

:如何评论当前的货币政策5000亿的SLF(常备借贷便利)、1万亿的PSL(抵押补充贷款),以及李克强总理所言的货币池子里的水是够的,坚持定向而非全面宽松的说法,应该如何理解如何展望第四季度的货币政策,重点是放在短期流动性调节方面还是刺激或者维稳经济方面如果要坚持定向,我们可以期待那些可能的政策

夏乐:我们判断目前的货币政策总体上是偏宽松的,无论是SLF还是PSL都是中央银行主动扩张其资产负债表的行为,从定义上而言应该是一种宽松政策

李克强总理强调现在的宽松是定向而不是全面,表明决策者对目前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很警惕,想尽量避免政策宽松造成结构性扭曲加重的情况,这主要是针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一些低效率企业这种态度值得欣赏,但是有些具体政策还值得商榷譬如我们认为全面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与定向SLF相比,可能在副作用方面差别不是很大

四季度中央银行应当会继续保持政策上的宽松,重点应在于通过注入流动性(未必都是短期的)来确保货币市场的利率稳步向下,从而达到支撑、稳定经济的作用定向降准可能还会继续,SLF规模也可能会扩大,还可能对房地产有支持措施,鼓励银行扩大对按揭贷款的优惠和发放

:9月30日,央行、银监会重新调整房贷政策,被认为是重新放开房地产市场,进而启动经济,但也有人认为,无非是重回房地产拉动经济的老路,对此你作何评论

夏乐: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这是房地产市场向正常的状态的一个回归以前因为房地产市场太热了,所以被迫执行一些紧缩措施,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态紧缩措施在抑制房地产过热的同时,也导致许多人的改善性或其他买房需求无法满足那么在房地产冷却的时候,退出这些紧缩政策无疑是合适的通常来讲,投机性需求都是“买涨不买跌”,现在很多人也有对房价长期不看好的认识,这种情况下放开管制让市场决定价格无疑是合适的

从经济福利的角度来讲,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对自住房有着强烈偏好的国家,政府也有尽量帮助百姓置业那么无论政府是出于什么目的,房地产政策的正常化都是有助于改善经济福利此外,中国是否又回到资产泡沫型的经济增长,现在来说为时过早,今后房地产的发展取决于该市场回暖之后的政策取向以及经济发展状况

:之前有分析人士称,在全面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前,财政政策还有很大的刺激空间可以发挥稳定经济的作用,现在回过头来看,似乎财政并未进行多大刺激,你认为后续会是怎样的路径

夏乐:我们坚持认为财政政策今年刺激经济的空间有限原因有两点,首先,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有着强烈的顺周期性质,卖地收入占了很大一大块,税收又是以增值税这样的间接税为主,这导致在经济放缓的时候税收也大幅下降,制约政府支出能力;其次就是目前地方政府负债太高,去年6月就达到17.9万亿元,今年应该会进一步攀升这两个因素共同决定在刺激经济方面,财政政策能力有限

至于后续,我们认为在中央政府层面,仍然可以出台一些稳增长措施,例如对小微企业减税和其他优惠,对重要基础设施项目投资等等但是在地方财政方面,恐怕更多地以整顿清理为主,确保不发生财政风险两者相抵,总体的财政政策可能是中性略带宽松

政府应防止应对失策

:国际投资者对中国当前的经济状况如何判断他们比较担心那些方面的问题你个人最担心的是什么

夏乐:我觉得目前国际投资者最大的担心仍然是中国经济突然失速的风险,房地产市场的调整首当其冲当然像影子银行、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等问题也是他们非常关注的除此之外,我个人还是比较担心政策风险,如果政府应对失策,也可能对经济造成巨大伤害正如许多经济学家反省的那样,当年美国政府拒绝救助雷曼兄弟的决策很大程度上加深了金融危机对经济的损害此外,如果金融市场开放,比如资本账户开放的速度超过了国内经济的承受范围,也可能导致一定程度上的政策风险

: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否已经逐渐缓释,如何评价目前的平台风险以及影子银行体系对整个金融系统的风险

夏乐:不能简单地说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否已经缓释,我们看到政府融资平台和影子银行的存量依然巨大缓释可能更多是心理上的,因为一个更大的风险(增长风险)出现了地方政府债务和影子银行依然是很重要的金融风险,而且现在进入了一个风险暴露的阶段,我们可以看到各种相关违约的消息和传闻不断这要求决策者要有准确的判断和高超的技巧,应对各类风险事件

生物谷药业
腹泻能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