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聚焦师徒观察的少年可期为什么值得期待牛开门

2020-10-29 18:4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聚焦师徒观察的《少年可期》为什么值得期待?

1200年前,唐朝文学家韩愈写下名篇《师说》,传递的“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理念扭转当时耻于相师的世态。在“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观念赋能下,国内众多文化产业在传统师徒制传承下历久弥新。时至当代,契约关系逐渐取代师徒联系,师徒传承也在快节奏生活中变得格格不入。

究竟师徒关系会有怎样的演变模式?这一公众疑惑迟迟得不到正确解答。在国内综艺节目陷入亲子、恋爱、夫妻关系等情感怪圈良久,4月5日,芒果TV新上线的综艺节目《少年可期》率先走出观察新方向,通过让7位偶像少年拜师学艺,重塑当下师徒传承模式,还获得《光明日报》点赞:用流行文化的表达方式剖开了“传承”积极立意。

偶像变音乐学徒,师父教诲学艺先成人

首期节目中,7位嘉宾——朱正廷、范丞丞、黄明昊(Justin)、毕雯珺、丁泽仁、李权哲和黄新淳,从上海千里迢迢前往内蒙古鄂尔多斯拜见师父——腾格尔。

作为一旦主打全新视角的观察类节目,《少年可期》企图用“音乐”为线索连接师徒传承,通过7位偶像的视角带领观众走向学徒生活。第一位师父腾格尔是国内的草原摇滚第一人,成名已经30多年。7位徒弟则出道不满1年,技艺还集中在跳舞、说唱,他们到来都有清晰的目的:学习老师对音乐的理解;得到自己的音乐目标;吸收师父多年的经验…….

该怎么学,怎样得到目标?从首期节目的内容来看,不同于“耳提面命”的传统教育模式,节目组制定的3天2夜同吃、同住、同行的师徒相处模式,着重鼓励、传播师父言传身教的力量。

7人初到内蒙古大草原,放眼望去寸草不生,耳边飓风狂放。拜师的第一天,腾格尔带领大家体验摔跤、弓箭等内蒙古传统技艺,吃的食物都是草原风味,一步一步带领徒弟们在生活细节中寻找草原音乐的内核。

一次简单的“画画”课,腾格尔把大家带到了自己小时候常来玩的石林——沙漠纵横,巨石叠嶂,寒风在尽情呼啸。腾格尔不经意间提问:看见这些石头,脑海里会出现什么音乐?徒弟们说出各自天马行空的答案,腾格尔一一肯定,并分享自己的经验:在脑中作画能激发创作灵感。

他拿出随身携带的吉他,坐在巨石上安静弹奏《天堂》、《希拉草原》,身边的徒弟们围坐一圈,歌声随风而荡直至心灵,朱正廷忍不住起身伴舞。徒弟们事后回味,以后外出游玩要主动联想各种音乐风格,在思绪放飞下创作音乐作品才有生命力。

晚饭时间,腾格尔给大家分享自己最喜爱的诗歌: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主动给徒弟们念写给儿子的日记,用自己座右铭“出名不出名无所谓,不干坏事就行了”提醒徒弟们保持初心。

《少年可期》意图传达“通过拜师学艺,成为更好的我们”的节目宗旨。总体来看,腾格尔的为师之道也是层层递进,既带徒弟们走入蒙古族的生活,感受原汁原味的草原音乐,也将自己多年的生活经历、创作经验倾囊相授,还不忘告诫新一代的偶像歌手:做好歌手之前,先做一个完整的人。

从播出的数据来看,《少年可期》首期节目上线后,芒果TV上的播放量迅速突破1.5亿,微博同名话题阅读量达到5.2亿,讨论达348.5万。节目开播第一期,师父腾格尔登上热搜首位,节目三个热搜活跃在热搜榜上,初步试水的全新观察视角已经得到市场验证。

师徒关系换新颜,少年成长引发观众共情

综艺节目的原始作用是给观众带来娱乐性和趣味性,随着观众精神需求的增长,节目也成为观察社会的窗口。纵观近几年综艺发展,从相亲、知识解答、草根选秀到赋能传统文化,再到如今聚焦现实焦虑的情感观察,观众的共情价值已成为众多节目制作的首要考量因素。

《少年可期》是主打观察师徒关系的体验式真人秀,双方用音乐为连接共同剖解“传承”立意,通过7位新时代徒弟的观察、切实的体验,重构当代社会的新师徒关系建设,目前在国内的观察类综艺市场中尚属新鲜。

节目也不吝惜展现师徒之间的新相处模式。7位95后少年与60后师父在一起的3天2夜相处,双方思想、生活理念也在不断碰撞融合:腾格尔误把护肤水当做洗发水,徒弟及时介绍使用办法;在体验摔跤、弓箭时,腾格尔少年气十足,与自来熟的徒弟直接处成了同龄人…...

而《少年可期》聚焦师徒关系观察便能引发观众广泛关注,背后更指向传统师徒关系在新时代社会中的落寞。

中国传统伦常讲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曾为“传道受业解惑”做注解称:“传道,谓修己治人之道;授业,谓古文六艺之业;解惑,谓解此二者之惑”。换言之,师父不仅是徒弟在技艺、学识上的领路人,也是做人、品德上的灯塔。我国的相声、小品、魔术、武术、曲艺、音乐等文化产业均属师徒传承,德云社十大班规之首便是不得欺师灭祖。

但随着市场规则、契约秩序成为时代主流,一场来自郭德纲与曹云金的冲突直接引发传统师徒制是否是糟粕的大讨论,也让这项传承制度在当下社会陷入尴尬处境。而在此次节目中,“师父”腾格尔既像父亲,又像朋友,与7位少年“亦师亦友”的关系展现出新时代师徒制的全新面貌,引发观众感慨:师徒关系其实美好又温情。

而《少年可期》还有另一层深意——对传统“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进化式传承。节目组对七位少年拜师学艺提出的要求是:同吃、同住、同行,以多听、多看、多感受,意在鼓励少年们主动出击,通过与师父在音乐以及人生问题上深入交流,不断吸收与成长。

性格迥异的7个小徒弟也成为节目的一大符号,精准投射到荧幕外的万千观众身上,引发观众在学习、成长上的共情体验。而师父在节目中传授的专业经验、人生经历不仅能帮助徒弟提高音乐素养,解答青春困惑,也能联动影响屏幕外更多的“徒弟”,恰如《光明日报》的点评:成长奋斗的故事更动人。

偶像示范、节目倡导,传承与成长话题引导社会正能量

率先走聚焦师徒关系的观察新模式,《少年可期》明显有自己的一套打法,关键的议题设置便是师徒身份的筛选对立。

7位“徒弟”嘉宾年龄分布在18—23岁,是真正的Z世代。他们以“练习生”身份出道,学习的是韩国引进的声乐舞蹈,在舞台上的一颦一笑都有专门训练,是国产偶像产业链上批量生产的标准用户向产品。尽管出道不满一年,他们已经拥有千万粉丝,有明显的“偶像明星”标签,被媒体冠以“流量”称号。

而他们的成名,用粉丝的话说,就是“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究其实质,则是具有能在粉丝心中产生心灵投射的“偶像效应”,既包含年轻人对青春困惑的排解,也有对未来的深切寄望。

节目中出场的师父们也极具看点。首期亮相的腾格尔,以及目前已经官宣的郑秀文、蔡国庆、萧敬腾等人,虽然分属两岸三地歌手,但他们都是曾经中国音乐黄金时代的各个领域领军人物,凭借歌唱实力吸引众多忠实歌迷。

《少年可期》将师徒之间了解客户的需求的对立身份标签融合,主张撕开观众刻板印象对年轻一代明星的“流量”标签,以传统拜师学艺方法,让他们找到成为“偶像”的更好入口。正如《光明日报》的评论:“用流行文化的表达方式剖开“传承”的积极立意,让年青一代在前辈艺术家的感染下获得专业和综合素质的成长,有助于实现对当代年轻人的正向引导。”

由此看出,《少年可期》虽然选择了7位自带流量的明星,但明显已经跳出了粉丝圈层圈地自萌的综艺打造模式,而是意图通过两代人的互动,让更多的观众在偶像少年们身上找到共鸣,释放正能量启示。据说,腾格尔在节目中说了一句“现在草原沙化很严重”,已经有不少热心人士着手进行鄂尔多斯草原绿化工程了。

目前节目已经播出一期,而这场聚焦师徒对话的综艺新观察入口,未来究竟能给这个时代带来怎样的意义,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