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龙神修真界第七十章山林孤身再历练

2020-01-20 09:34: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神修真界 第七十章山林孤身再历练

“梦云,你觉得这里怎么样?很优雅清静吧!”花舞看着正躺在自己怀中的梦云説道。

“喂!xiǎo子,该醒醒了,你是男人,是做大事的,不要总是为这些事颓废。”看到花舞的模样,敖影也皱眉説道。

“颓废?呵呵……!当初梦云也説过这一句话,现在却是换成你来説这句话,好像感觉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一场半真半假的梦。”听到敖影的话后,花舞也不由抬起头,看向远方,双眼带着迷茫,自嘲一笑的説道。

“哎……!情也,得之东藕失之桑榆。一切全凭心性而定。”敖影也不由摇头説道。

“敖影,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回答我吗?”花舞也不由转过头看着敖影説道。

“额!什么事就説吧,我们俩不用那么拘束。”敖影也不可置疑的转过头看着花舞,看到花舞盯着自己看后也不由皱眉摇着手説道。

“你説,世上是否有能够窥看人的前世今生的宝物?”花舞也在消极情况问出了让敖影也为之一愣的话来。

“你怎么会这样问?”敖影也不由震惊的皱眉看着花舞问道。

“没,我只是想问问有没有,有的话我就去看看我上辈子是什么样的,为什么我今生的身边的朋友都会一个个离我而去。”花舞听到敖影的话后也低下头看着怀中的梦云摇头説道。

“xiǎo子,看开一些,现在的分离只为今后的喜悦相逢,现在的软弱受欺,只为以后的巅峰而渲染。”敖影説着也伸出手掌在花舞肩上轻轻的拍了拍。

“对,现在的分离只为以后的重逢,现在的无能只为能更好的站上巅峰。“花舞也不由diǎn着头看着梦云的遗体説道。

“对了,你之前不是已经成丹期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化丹成婴,为何现在不见你身上有灵气波动,还这么的不堪一击,以前的你就不会让你怀中的姑娘命丧他人之手。“敖影好像想起什么一样的皱眉看着花舞问道。

“对,我以前是成丹期巅峰,也正如你所説,那也只是以前,现在的我已经不再可能成丹了。”听到敖影的话,花舞也苦笑一声的説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花舞的苦笑,敖影也不由迷惑的看着花舞问道。

“呵呵……!这件事説来是是祸,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説未免不是福。简单来説就是被人当枪使用了,一次,就那么一次就让我根基尽毁,成现在这样的一副模样。”花舞也抬起头看着被树木遮蔽的天空,自嘲的无力的説道。

“哦!説説事情的发展吧!”听到花舞模棱两可的话后,敖影也不禁满心好奇的看着花舞问道。

“呵呵……!事情是这样的。我当初被赵家是杀赵家家主赵宏的人,围杀中我逃脱出来,后在困仙阵修炼十年之期,得以创造雷云阵与幻象阵两大阵法。之后来到鞍山镇,遇到一男子,原本还以为是性情中人,便有心与之结交,谁知最后却是有心而为,我也在此误杀血焰宗的少宗主墓玉,被重伤,之后丹碎根基毁,颓废了一段时间,在遇到梦云后,我振作起来,因为我还有重任在身,法修甚至法武双修不成,那我就改走武修一道。奈何红颜祸水,天妒红颜多薄命!梦云被流澜帮的少帮主蒋鑫遇到,便起心调戏,我刚好训练回来,便与蒋鑫等人战上,之后就杀了蒋鑫,后面的逃命,梦云为救我而身死,之后的一切你也就知道了。”花舞将事情的经过大致的説了一遍。

“哎……!虽然未免的经历不尽相同,却是有异曲同工之处,那就是错信xiǎo人。”听到花舞的述説后,敖影也不由无奈的叹气説道。

“我还想説原本你是可以让这个姑娘再次还阳重生的,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啦。”敖影也摇头説道。

“什么?就算现在的我也能够收集梦云的魂魄?”花舞不由急忙看向敖影问道。

“不能,就算能,现在也不能了,她的魂魄现在已经消散于大千世界中,魂魄乃是一个人的精华所在,是中驱之地,魂魄分为三魂七魄,死后三魂七魄就会分别回归本源与下降到幽冥之地。而你现在是武修之道,只注重**修炼,灵力都灌注在**之中。所以不能了。”敖影一盆冷水由花舞头dǐng浇下来一样似的説道。

“消散?説起这个我想起来了,就在刚刚梦云刚死不久后,便有一朵白色的莲花出现在眉宇间,之后便旋转着升空,最后的消失于苍穹。”听到敖影的话后,花舞也突然想到刚刚自己见到的奇怪现象。

“什么?不会吧?眉现白莲升空至,神降于世觅良缘,良缘未至,白莲不现,白莲现身,他朝自会再相见。哈哈……!xiǎo子,你遇到的这个孤独少女不是一般人,身前她什么也不知,死后白莲显现,这diǎn你可以放心,以后还会再相见的。”敖影説着便笑着看向花舞,一副羡慕之极的表情。其实敖影还有话没有説完,那就是梦云神灵白莲现并且升空以后,不是回归本族就是被人收取,利用。

“真的?那以后还能再见了?哈哈……!”听到敖影的话,花舞也不禁仰头大笑起来。

“嗯!所以你现在的人物就是尽快修炼,尽快强大起来。”敖影也diǎn头説道。之所以不想説明,就是让现在的花舞还有一年动力,不至于整天愧疚自责的活着。

“嗯!好的,我将梦云的遗体埋后便开始修炼。”説着花舞便将梦云的遗体就地掩埋,离上一块木质的墓碑,上面用血书写:娇妹梦云之墓,右下角写上稍xiǎo一些的字,为兄花舞飞扬立!之后便开始了一系列的训练。

“你必须要在木桩之上来去自如,不被摇晃的木头装上。”看到花舞已经站在木桩之上,敖影也説道。

“嗯!来吧!”看到这个自从开始训练后,又开始的踩木桩到后来的加上撞击物,花舞已经渐渐的熟悉了这一套训练方法,这个方法部位别的,只为训练花舞的反应能力。

“呼……!”就在所有的摇摆的木头停止摇摆后,花舞也踩完所有的站桩,长呼一口气后跳下地面。

“不错,有diǎn进步。现在练习你的稳定性。”看到花舞踩完站桩后,敖影也微笑着説道。

“轰轰……!”花舞与敖影一起并肩来到离刚刚训练不远处的一处肆意宣泄的瀑布前,看着面前的瀑布不语。

“现在你就站在瀑布下面,力求不要被水流冲走。”敖影转过头看着花舞説道。

“嗯,好的!”花舞diǎn头应道一声后便毅然踏进水潭,向着宣泄而下的水流走去。

“扑通……!”就在花舞刚刚站在水流下时便被水流冲走,掉进水中,之后再一次的朝着瀑布走去,就这样坚持不懈的重复着。

“啊……!水也,静之能,以柔克刚,刚柔并存也!”花舞站在水下,仰天咆哮一声后便感悟似的説道。就这样,花舞在此地训练已经过去了一年之久。不管风吹雨打,不会影响花舞的心性,依旧痴狂的修炼着。

“喂!兄弟,你説的是真的?那个传説中的星辰天尊真的陨落了,而且还留有修炼的功法等宝物?”就在花舞修炼之际,一声迷惑不信的问话也响彻在花舞耳中。

“你到现在还不相信我?要是骗你的我还会跟你一起前来?去不去就是你一句话!不要整天疑神疑鬼的,你还是不是男人?”就在第一声问话出口之后,便响起另外一声不耐的回话。“额……!我不是想知道真切一diǎn嘛,毕竟星辰天尊那样的巅峰存在不是你我这样的xiǎo人物能够接触的。”听到同伴的不耐,第一个説话的人也不由灿灿的笑着説道。

“哼……!别説话,现在我们就要进入有妖兽出没的凶险地带,你只需要跟着我走就好了。”第二个人此时也不想再多説话,便皱眉説着后就弓着身子xiǎo心的向前走着。

“嗯?星辰天尊?也是一个尊者,要不要也跟去看看呢?看能不能浑水摸一下鱼呢?”听到对方的对话,此时还在瀑布里经受洗刷的花舞也不由想道。

福州肺科医院预约挂号
虞城县人民医院
宝鸡牛皮癣治疗费用
广西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菏泽妇科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