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认清史实才能免疫被洗脑

2020-09-22 17:18: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认清史实才能免疫“被洗脑” 一国两制的实践方兴未艾,港人应以史为鉴,认真反思何为民主。  中评社╱题:认清史实才能免疫“被洗脑” 作者:霍启昌(香港),香港大学历史系荣誉教授 前言 多个月来港人在讨论“爱国教育”进行当中,各方参与的人士,意见态度显得相左,各走极端引致相当严重的碰撞,更相互谩骂破坏了港人传统的和谐社会,并伤及港人引以为傲的相互关注的认同感。这是要不得的。港人应紧记,就是在外人非民主政制管治的漫长岁月中,中外人士都能够在中国领土上,在经济外贸互惠互利,宗教文化相互尊重包容的原则下,在和谐多于冲突、制衡多于对抗、包容多于分离的基调下,体现了合作发展共享繁荣的多元化和谐社会。何况香港现在已经回归国家,何以“自己人”反而无法在民主的氛围下,合作发展共享繁荣的和谐社会? 由于此次争拗的焦点是教材稿本被认为部分内容有失史实,并似乎编者故意遗漏一些中国当代史具政治敏感性的事件,因而被指摘有嫌刻意向下一代港人透过教材进行洗脑。说得清楚一点,整个争拗无疑涉及史学研究及编写可信性高的史实方面。而这正好是笔者终生从事研教的专业范畴,因此虽然笔者素来不参与政治活动,而且在香港教坛已归隐了十多年,但为了履行笔者对热爱的香港社会的公民责任,不能不借此方寸之地,以持平的态度分析一些人认为是争拗的原因及各方应如何在民主和谐社会大前提下,找出圆满的解决方案,旨在提供一些可信性高的有关香港史料,把事件客观的分析在读者面前。至于谁是谁非,公道自在人心。 评鉴史料应交曾受专业培训人才 首先要指出的是在任何民主自由的社会,编撰正确的史料应是专业史学家的工作,因为“恪守专业”的史学家是经过严峻的训练去作合理、合逻辑的思考,去尽一切办法搜集适当可信性高的证据,然后客观地、不受感情支配下,去分析和评估搜集得来的相关资料,以辨别有偏差的见解,去伪存真,从而作出个人对史事的正确判断。当然“恪守专业”的史家必须同时具有为人景仰的“史德”,就是要不偏不倚,抱着誓不向强权恶势力低头的大无畏精神,将最接近真相的事件向读者报道。评论任何事件或人物的得失是非,专业史家必须恪守的原则是评价不可能是“绝对性”,若果史家给予绝对性的评价,只不过是穿凿之言,不是故意谄媚便是刻意丑化这个人物或这件事件的结果了吧。 其实政府提供的“爱国教育”教材内容有关香港史及中国近代史的资料的专业水准如何,一经“恪守专业”的史家评鉴便可知晓,这个工作政府绝对不应任由政客、官员、家长及学生妄自去做。 这次部分港人反对政府意欲推行的“爱国教育”政策的行动,首先是示威游行,然后是占据政府行政总部,这是在一个民主政制社会下才能发生的。在港英政府时代肯定就被压制。但必须指出现时港人拥有的初步民主政制是由中国共产党给予的,因为当今的初步民主政制始自“香港基本法”的实施,而“基本法”是国家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由执政党,即中国共产党精心制订的。一日港英政府仍存在,一日港人就不会有初步的民主政制,因为港人仍会被英国派来的总督管治。而香港尝试这个现有的初步民主政制的时间相当短暂,若是想透过这次反对“爱国教育”行动按序推进,必须先提高民智,笔者相信不会有太多香港人比笔者更衷心热爱民主自由,及明白其真谛的,这是由于笔者长期钻研并经历体会历史上多种民主政制的演变过程而领悟出的。一言以蔽之,真正民主的社会,其绝大部分公民须拥有充分判断政治的技能,去辨别真伪偏颇的见解,即已培育出个人能作合理、合逻辑的思考,拥有相当水准的独立评审力,从而作出个人正确的判断,假如能够做到的话,港人不但无须顾虑被洗脑,而且更能够提出有建设性的批评,客观地分析政府的施政及表达意见,正确地行使应有的公民权力来监管政府,以便能辅助特区政府成功实践“一国两制”。在过往十多年来特区政府有否锐意培育上述人才呢?又今次参与反对“爱国教育”的人士,有多少是属于上述人才呢?若果现时香港有足够上述人才,这场争拗闹剧便无须上演了。 实施民主,成功实践“一国两制”路途艰巨 回归后香港人初尝民主政制滋味,更要适应宗主国改变引来的重大国际政治问题,但香港原有领导阶层并不擅长从事政治活动,港英殖民地教育制度一直没有专事培训政治领导人物的机制,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在民主政制上,港人可算是“初哥”,所以已是危机四伏,但同时港人还要被国家委以重任,要成功实践“一国两制”,向台湾作为示范,期望最终和平统一中国。 “一国两制”是一个伟大的的概念,但由于是史无前例,所以实在需要全体港人及国内为政者全心全意,努力摸索,透过宝贵的经验,才能全面准确地理解和去贯彻执行成功实践“一国两制”的方针。 在中国数千年历史里面,任何一个皇朝的创立,亦即是当国家经历过政治、经济、社会的重大政变,主政者都要经过一段时期的艰苦奋斗才能踏上励精图治的局面。就是以香港历史为例,当英国以武力夺取香港建立殖民地政府后,首几任的港督碍于当时形势都一筹莫展,港英管治的香港一直停滞在一烂摊子的状况,甚至曾认真考虑将港岛交还清政府。 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十四、五年其实是很短暂的时间去适应着具有开天辟地般重要性的改变,即是将香港由一个英国殖民地变为中国的特别行政区。根据特区的宪法,即“基本法”,原有的社会经济制度应维持五十年不变,但所谓“五十年不变”只是一个概念,稍有政治智慧的人都知道是绝无可能什么都完全不变的。单是香港的国际地位和所须扮演的角色就已有基本的变动。 回归后,前副总理钱其琛表明中国仍然需要香港(澳门)成为与西方国家交往经济基地。最近中央费煞心思的一系列计划如“CEPA”、“泛珠三角区域9+2合作”,亦足以证明香港对中国仍有重要经济价值。但由于香港要成功实践“一国两制”以便发挥香港对国际作为台湾和平回归的示范作用,因此香港对中国的“核心价值”已加上了政治作用。 【第1页第2页第3页】 商洛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商洛白癜风重点医院
商洛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商洛哪里治疗白癜风效果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