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以剑与诗歌佐茶第三百四十章征帆一片绕蓬壶

2020-01-20 07:36: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以剑与诗歌佐茶 第三百四十章 征帆一片绕蓬壶(5)

抱歉,本章请先别看

孙苏合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想到的巧妙计划居然在第一步就面临折戟沉沙。究竟差在哪儿呢?他在心中仔细回想老爷子的身姿体态。

雷声轰鸣,电光耀目,孙苏合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便是老爷子于漫天雷霆之中虚空独立的画面。她身披玄青道袍,大袖飘飞与漫天乌云相接,浑身上下雷霆绕体,云为衣,雷为氅,一举一动皆是潇洒得宜,恍若天人。

孙苏合当时清楚知道自己即将命丧此人之手,可心里还是不禁为她的风流蕴藉而喝彩。这等风采,根本不可能学得来啊。

孙苏合试着甩手振袖,可是做完之后自己都忍不住颓然地笑出声来。“怎么办,这不是矫正一下动作,变换一下姿势就可以模仿得了的。”

“出剑吧。”艾丽丝说道。

“出剑?”

“模仿是没用的,我想过了,就算你能模仿到一模一样,那也是邯郸学步,东施效颦。一口真气不纯,怎么也达不到那个效果。不如试试尽情地挥洒自己的意气,说不定反而能殊途同归。”

孙苏合仔细思索了一番,觉得大有道理,“那就试试吧。”

他掣出法杖,心中默念咒语,一缕剑气锵然而出,在孙苏合的精心操控之下引而不发地游走于杖尖。

“还是不行,还是差了味道。你操纵得很好,就像工笔细画一样没有半点差错,但是正因为如此,斧凿感太重,反而失去了那份浑然天成的韵味。”

孙苏合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可不可以试试那一剑?”

艾丽丝露出会心的一笑:“不思不想,至静至极,我要斩周轶清那一剑。”

她说着猛然之间勃发出一股至为凌厉的杀气,法杖一挥,没有半点留手地攻向孙苏合。

两人近在咫尺,死亡这个虚幻的概念霎时间实质性地降临。在这间不容发的时刻,孙苏合的精气神受此一激瞬间攀上巅峰至境,心中的一切心思杂念尽数消失不见,世界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样安静过,孙苏合感觉自己似乎与万化冥合,巨细无遗地把握到进退虚实的整个形势。

这一刻,剑气煌煌,孙苏合循着一种纯乎天然的玄妙感觉正要以攻对攻御剑出手,突然,艾丽丝的一切杀气和攻势如梦幻泡影一般骤然消失,孙苏合自然而然地及时收手,清凛肃杀的剑光悄然收敛,只余下一声龙吟般的剑鸣在书房里久久不散。

孙苏合对艾丽丝的进退自如大感佩服,多亏她恰到好处地散去攻势,否则自己这一剑要是真正催动的话,恐怕还未出手自己先就承受不住这股力量了。

“像点样子了。”艾丽丝笑着说道。“就是这样,形异而神似,不要忘记刚才这种感觉。”

孙苏合微微闭目,沉浸在玄妙之中。

“喵的。”狸华老爷毛发直立,弓背压耳,如临大敌地惊醒过来,他眼珠子转了几圈之后愤怒地说道:“你们搞什么鬼呀?老爷我正做着好梦呢。”

“抱歉抱歉,老爷你接着睡吧,我们保证不吵醒你了。”艾丽丝抱起狸华老爷一边道歉一边轻轻抚摸背脊。

“这里。”狸华老爷微微扬起下巴。

“好好好。”艾丽丝挠着狸华老爷脖子上的软毛,让他发出了满意的呼呼声。

“算了,老爷我困死了,就饶你们一回吧。”狸华老爷钻到艾丽丝怀里,鼻子嗅了嗅,满意地说道:“香香的喵。”他说着眼睛一眯,又睡了过去。

孙苏合缓缓睁开双眼,呆呆地看着自己,若有所思。

“怎么样,把握住刚才那种感觉了吗?”艾丽丝问道。

“隐隐约约有点感觉。”

“那么第一关就算马马虎虎通过了。接下来该考虑一下怎么在对付基达山静修会的时候很自然地留下独属于老爷子的痕迹。她的雷法我可模拟不来。你有什么想法吗?”

孙苏合沉吟道:“我们一开始应该还遇不上基达山静修会幕后的高手,也最好不要遇上,否则就没有作伪的余地了。如果我们面对的是和酒会上出现的那群家伙差不多的对手的话,我感觉杀鸡焉用牛刀,以老爷子的实力根本都不需要使出雷法。”

“这倒也是。”

“你觉得诗情兵器怎么样?”孙苏合忽然想了起来,“狸华老爷给我们的礼物里不是就有一件由《酬曹侍御过象县见寄》所化的诗情兵器吗?”

艾丽丝说道:“可是竹林商社的人除了个别之外,其他的未必知道老爷子和王禹玉这两个身份之间的关系,那我们不是抛媚眼给瞎子看?反而二十二局的人一旦发现立刻就会穷究不舍,这可不是我们想要的。”

“就是要这样才好。得让竹林那帮家伙转几个弯,自己想出来的他们才会确信无疑。老爷子和王禹玉这两个身份之间的关系,即使四位保管人没有泄露,其他人肯定也已经有所怀疑。而且那四位保管人虽然明面上对我恭敬有加,全然听从吩咐,每周也会例行地向我报告各种事项,但实际上,他们肯定还和其他人暗通款曲。”

孙苏合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我们正好利用这一点,那四位保管人很清楚我们没有从他们那里拿走任何一件诗情兵器,他们也绝对想不到我们会从狸华老爷这里得到一件。所以如果出现诗情才气的痕迹,再加上无意之中被拍到的疑似老爷子的身影,他们那群人互相沟通商量,肯定只会往老爷子现身的方向去想。决计不会怀疑到我们。至于来自二十二局的风险嘛,小心一点还是能规避掉的。就算他们真的找上门来,我们来个死不认账,他还能拿我们怎么样吗?”

“是这个道理没错。”艾丽丝点头道:“既然这一点也已经理顺,那我们干脆也不要停歇了,一鼓作气现在就干。你看看审问记录,我们选个目标吧。”

“好。”孙苏合拿起桌上的那叠记录,可是还没翻了两页已经眉头大皱,“这是在搞什么鬼呀?”

酒泉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攀钢集团总医院密地院区预约挂号
赤峰比较好的妇科医院
石家庄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柳州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