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天灵途轮回诀 十七章 绝境唤吴庸搭救

2019-12-02 17:49: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灵途轮回诀 十七章 绝境唤吴庸搭救

而在那头,布允已经耗费了最后一丝法力,瘫倒在墙壁后面,

他只得在墙外裂缝中焦急的观察里面的情况,

只见二人痛苦的折磨着灵中楚,和已经混到的灵仙陌,虽灵仙陌已经昏迷,但还有一丝生机,如此下去,定将昏死过去,

他们要求花百香说出摄魂灵魄的下落,

看到如此,布云几次努力撑起前胸,但又马上瘫倒下来,头重重的砸在地上!含泪看着自己心爱的人被人残忍虐待!。

恼羞成怒的厉志凛变得更加疯狂,他退向身后,右手手掌五指并拢,

靠在左肩上运功集气,只见手臂多出一把如月亮形状的剜刀,利刃闪着如月光般的寒光,

恶狠狠的说到“师妹,快说出来,我可以在杀掉他们之前收功”

说完一到寒芒飞向妇女二人,布允眼睛如血色一般通红,连话都说不出来,

生平厮杀无数的他悲痛闭上了双眼,不敢看眼前的一幕。

“我说,我说!”花百香话语刚落,厉志凛大手一挥,只见寒芒如烟,消散眼前。

“我的好师妹,你要早点说,哪会让你的夫君和女儿受这么多的折磨!”

花百香知道,说出来了,他们父女二人也是一死,但没有办法,他实在没有勇气看着他们就这样死去,

哪怕多耽误一刻,也多一刻的希望!

“噬灵珠它就在,…就在”花百香此刻看着摇头的灵中楚,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二人急切问到“在哪,快说啊,到底在哪儿”,

“在你妹”

只听见天空一声破骂,随后斧身就有人多高的厉斧斩落他们眼前,斧头落地的瞬间,身前裂出一到宽阔的裂痕,将其隔开,

马上,吴庸落到他们三人前面,他们隔岸相望,二人虽心生畏惧,但也不想就此放弃,

刚刚弓弩已经几近损坏,还未修复,来无去掏出笛子,开始吹奏,此次声音比刚刚更为强大,而且将音波击中对准吴庸,

吴庸双臂交叉与头前,奋力抵挡,但明显面容极其难受,

随着各种音符奏起,他一会流泪,一会欢笑,甚至一会跳起舞来,

一旁的厉志凛举起手来像之前想杀灵仙陌一般,使出了那个招数,

一到利刃向吴庸飞去,就在这危机时刻随着欢快的曲调,跳得欢乐的吴庸一个大步,欢快的跳到巨斧后面,

不仅躲过了厉志凛的攻击,音波也虽之碰到他的玄灵巨斧反弹回去,

只见来无去也正在欢快的跳动起来,片刻后清醒过来的吴庸,他拔起地上的巨斧,一把将其挥了出去,厉志凛赶紧向边上躲开。

正沉浸在欢快舞步中的来无去,刚刚将要回复神智来无去,来不及躲闪,眼睁睁的看着巨斧砸向自己,他滑行了好几十米,撞上院落的墙墩,只见墙墩应声开裂,他也停了下来,

由于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击中,来无去已经不省人事!

眼见厉志凛将他救走,吴庸也没有去追,因为他知道,布允此时一定是身负重伤,

既然打算不让自己犯险,不是万不得已,一定不会召唤自己过来!

他四找寻,不愧是多年的好兄弟,马上就找到了他,看到已经精气近的绝布允,赶忙将其扶起,要为其运功,

布允执意要要他先帮助灵仙陌和他父亲,没有办法,

他将灵中楚扶起,花百香则搀扶着昏厥的灵仙陌,三人人一起受功。

完毕之后,他再来帮助布允,为其输送法力!不过多时,布允已回复不少法力,

看到此番情况,自知难逃责罚,但现在灵仙陌还未醒来,不能上到天界受罚!

他看着吴庸,拍了拍他的肩膀,“此次,我已经是难逃责罚,但我还有要事在身,也不不方便与你前往,你现在马上回到府中,就说你被我迷晕,一直在熟睡,不知道发生何事!”

吴庸瞪大眼睛说到,“怕什么,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担着,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字!”

说到死字他扯住布允的衣襟,挽住他的手竟如同孩子一般娇气哭出声来“你要是死了,我这愚笨脑袋,空有一番蛮力,那谁来帮我,教我如何做事。”

此番确实搞笑,但也确实如此,

吴庸虽力大无穷,但空有武艺,稍有他人算计,便无用武之地,

一直都是布允对其调教指挥,布允离开,他就如同失去钥匙的战车,作用大减。

布允也知道懂吴庸的话,摸着他的脑袋说到“听话,你留在天界,还能照应我,顺帝待你我不薄,身边也多有危机,你一定要留下来保护他,不要在耍小孩脾气,听话,赶紧回去!这样你会让我更加为难的,”

虽然愚钝的他,知道此去可能不会再见到布允,他跪地三拜这位如兄,更是如父一般的人,随后赶赴府中

布允和花百香一起搀扶着他们妇女二人,拿起藏匿在卧房的摄灵神魄,一起躲进了无人知晓的地方!

天界这边,果然如通帝所料,只是没想到的是,布允竟杀了天界和仙界这么多人,

他欣喜若狂,对种秋离说到“连夜前去告知乙瑾,叫他明日就赶紧上到天界,通禀此事!”

说完高兴的用拳头敲打着自己的手掌,一旁的钟秋离也是心领神会,面露悦色

“到时候看着身负重伤的乙瑾,和下面死去的众人,如今布允不在死无对证,看这次顺尧如何袒护布允,想必他这次是插翅也难逃了。”

第二天早朝如期开始,顺帝此时一筹莫展,以往各界妖魔,布允皆应付自如,如今区区灵界怎么会让他耽误这么久的时间,

他心中视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但不知道事情到底有多严重!见吴庸打着哈欠走了进来,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顺尧急忙询问“吴庸,我命你随布允一起下界剿灭灵界,怎么就你一人这般模样前来觐见,”

吴庸摸了摸脑袋,装成一副头脑不清的样子“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兄弟说临行前要和我干上一杯,我说不喝,他非说要喝,要喝那就喝,我就喝了一杯,这喝了一杯之后,我就感觉这酒不对,烈的很,马上我这人啊,就,就昏头昏脑,啊,就模模糊糊了,这酒太烈,把我都喝倒过去了,现在都没…”

“蠢材,这哪是酒,这分明是化神散,”顺帝见他现在都迷迷糊糊,话也没等他说完,痛骂一顿,随后命人前去打探消息,

这边刚刚将要去寻,只见乙瑾被仙界的二人抬了上来,

还没等顺尧发问,那边的乙瑾艰难的开口说到“请顺帝主持公道,布允下界表面是为铲除灵界妖魔,但实则是去与灵界恶女幽会,我们也并不之情,打算杀掉灵界恶女之时,布允竟反戈相向,不仅放跑了灵界的一众恶贼,还对我们大打出手,趁我们不备,想将我们斩尽杀绝,还好我命大,捡回一条命来,可是,可是,”

话还没说完,乙瑾又是一阵抽搐

而一旁的天界众神,各个惊恐“什么呀是,你倒是说呀!”

勃起功能障碍该怎么办
他达拉非能常服用吗
晚上漏尿穿什么纸尿裤
成人纸尿裤便利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