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龙域战神 第505章 相遇

2019-10-19 02:07: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域战神 第505章 相遇

82_82410夜晚,天穹上闪烁着璀璨的星斗。晴朗的夜空,就像她的心一样清澈。

温柔的海浪扑打着礁石,一座月牙状的小岛上,生长着郁郁葱葱的树木。岛屿核心处,耸立着一座俊秀的山崖,掩映在古树间。山崖上流淌着一道小型瀑布,坠落到下方的一汪清澈的深潭内。

潭边,有一座精致的小木屋,屋前生有一堆篝火,篝火上正煮着一只小铜锅,锅里煮着半下香气腾腾的鱼汤,咕咕地翻腾着气泡。

小木屋外有一道简易木架,架子上悬挂着一件被洗净的袍子,在清风中悠然飘荡。

一道优雅、高挑的倩影,站立在篝火前,披着一头美丽的银色秀发,仰望着树叶缝隙外的星空,黑色的眸子比星空还清澈,温润的红唇微微上扬。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轻纱,裙角随风轻扬。闪耀的火光下,她的银色抹胸若隐若现,羞涩地遮盖着她高高隆起的胸部。

此时,她想象不到,世上还有谁会比她幸福。

小木屋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与一种芳香的草药气味。一张兽皮毯子上,叶青城昏迷地躺着。他上身赤·裸,双臂被白色绷带捆扎,额头、腹部都被绷带捆着,下·身被一件银色斗篷盖着。他的剑,立靠在木屋边,他的酒葫芦和其余物品,被整齐地摆放在身边一张石台上。

突然,木屋内传来一道物品坠落的声音。

她猛地一惊,急忙跑到木屋里。

一盏鱼油灯悬浮在空中,散发着昏黄、迷离的光芒。叶青城身边石台上,一本驯兽秘典坠落在地。同时,一条青色的藤蔓,从他肩膀上伸出来,嘴中叼着云天的酒葫芦。见她进来,左鳞藤用那些独眼,惊奇地盯着她。

“小家伙,你想偷酒喝?”见到左鳞藤奇怪、甚至怪诞的样子,她并不惊奇,还觉得它很可爱。她莞尔一笑,道:“趁你主人睡觉,偷他的酒喝,等他醒来,姐姐就告诉他。”

左鳞藤眨动一下独眼

,静静地看着她,似乎有求于她。

倏地,她偷偷地瞥了叶青城一眼,犹如蜻蜓diǎn水一样,脸颊浮现出一抹霞红。即便他还在昏迷中,她一看到他的脸,心脏就砰砰跳个不停。不过,她看着他干裂的嘴唇,正微弱地翕动着,似乎意识到什么。

于是,她走到他身边,坐到地上,轻轻地将他抱起,把他的头温柔地放在自己的胸前,从左鳞藤嘴中拿过酒葫芦,拔下酒葫芦的塞子,道:“他渴了?”

左鳞藤连连diǎn动蝌蚪状的青色脑袋。

酒葫芦倾斜在他嘴边,清冽的酒水缓缓流出,从他的嘴角一直流到颈部。酒香顿时弥漫在小木屋内,却没有流溢在他的齿舌间。

“那个带着血鸟面具的老鬼,不仅打伤了他的身体,连他的灵魂都遭到重创。他的灵脉和别人不同,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让他伤势更快愈合。哎,也不知道他多久才能醒来。”她心疼地看着他昏迷的脸,看着看着,她的脸又红了。而后,她扭头对左鳞藤,严肃又羞涩地説道:“不准告诉他。”

“嘶?”左鳞藤疑惑地看着她,不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只见,她拿起酒葫芦,扬起优美的、雪白的下巴,轻轻喝了一口酒,含在嘴中。然后,她迟疑片刻,轻轻地俯下头,温润的红唇羞涩地触碰在他干涸的嘴上。

没一会,她慌张地从木屋里跑出来,如一个做了坏事的小姑娘,慌张且羞怒地説道:“好丢人。要是让他发现了,一定会被——”

她左脸不安地捂着滚烫的脸颊,稍微冷静一会,她逐渐恢复镇定,自语道:“她是我的男人,凭什么不能给他喂酒?”

“嗯,才喝几口,太少了。以他的酒量来説,应该能喝更多。”她煞有介事地説道。然后,她又开开心心地跑回木屋里。

…………

金狐古国。帝都。

夜,城中一派灯火辉煌。金碧辉煌的巨狐皇宫下,一座幽暗、血腥的地牢里。

陈腐、腥臭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一间雕刻着血骷髅图案的、空旷黯淡的牢室,耸立着两座白骨十字架。一条条燃烧着黑色魂焰的白骨锁链,将柳北水、尉迟炎束缚在刑架上。离火因在最后关头,被叶青城送回去,而逃过这一劫。但是,他们兄弟俩却被捉住了。

“哗啦!哗啦!”

两桶冰水抛洒出去,将昏迷的两兄弟浇醒。

尉迟炎迷迷瞪瞪地张开眼,首先看见一朵森白的鬼火,漂浮在空气中。鬼火散发的光芒下,有一座黑色宝座,宝座上坐着一道削瘦的女孩身影。她穿着一件漆黑的连衣裙,黑色的短发、黑色的眼睛,黑色的嘴唇,但皮肤却是冰冷的雪白,同时,她黑发上还带着一朵白花。

她正用幽冷的目光,看着苏醒过来的尉迟炎。

“小妖女,放开小爷!”尉迟炎盯着鸿飞莹,含糊地説道。

“呵、呵。”这时,柳北水也苏醒过来,他试图挣扎几下,但完全没有可能挣脱开。于是,他虚弱地笑道:“老三,你是怎么当爷们的?自己婆娘都骑头上来了。”

“小爷才没有这种阴里阴气的婆娘!”尉迟炎傲慢地説道。

“据我所知,你们的娃娃亲,一直都没有解除吧?”柳北水恍惚地问道。

此时,他们兄弟俩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不过,就是再晕腾,眼前这个阴森的少女,他们都记得。

“没有又怎么样?”尉迟炎説道:“我和她有屁关系。”

鸿飞莹冷冷地看着他们,然后,她对两名穿着黑袍的侍从説道:“你们出去,把二兄长叫进来。”

一阵挑衅之后,柳北水神色凝重下。落到融魔手中,谁都无法保证自己的性命,他盯着鸿飞莹,道:“怎么做,才能放过老三?”

鸿飞莹摇了摇头,冷漠地説道:“你不要做什么。等我抓到他,会在他面前,把你们处死,然后再把你们三个炼成尸鬼,让你们相互残杀。”

“好一个阴毒的丫头。”柳北水背部弥漫起一股冷气,道:“天生就是变成融魔的料。”

“这一切都是你大哥造成的。”鸿飞莹咬牙切齿説道:“如果,他不杀我师兄——”

忽然,尉迟炎怒喝道:“郁风那个阴险的家伙,该死!杀一万遍都不解恨!”

“老三!”柳北水扭头喝道:“住口!”

哗啦啦!

一串锁链声传来。幽暗的青铜鬼牢上,一道暗门被推开了。一道穿着白羽大麾的身影,走了出来。他长着一头青色长发,手掌与脸上捆绑着一层白色绷带,只露出一双血红的眼睛,与一张镶满黑钻牙齿的嘴。他一手提着一条沾着毒液的白骨锁链,一手拿着一柄金光璀璨的钳子。

“小姐。”克尔走到鸿飞莹身边,躬身説道:“现在开始吗?”。

莆田治疗阴道炎方法
榆林癫痫病医院费用
鹤壁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莆田治疗阴道炎费用
榆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