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媒体调查童星培训给家长挖坑高价贩卖演出机会

2020-11-19 18:45: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媒体调查童星培训:给家长“挖坑” 高价贩卖演出机会 微信公众号“瞭望”6月28日消息,以培训机构为“选角”基地,用竞赛选拔精确瞄准“猎物”,再打着才艺培训的幌子,高价贩卖所谓的演出机会、表演角色,进一步用“童星包装”诱导签约……《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一些家长为了实现孩子的“演艺梦想”,一步步掉进了儿童才艺培训机构和演艺经纪机构联手设置的高价陷阱,投诉无门。童星培训暗藏玄机长沙市民刘女士6岁的儿子上了一个学期的主持人课外培训课,就被通知参加“汇报表演”。“汇报表演”是培训机构老师排练的一个舞台剧,参加的孩子要交100元报名费。在刘女士看来,舞台剧没什么表演难度,自家孩子也就几句简单台词,不过考虑到能锻炼孩子胆量,就给孩子报了名,这事她也未放心上。令刘女士意外的是,汇报表演现场充满了仪式感。“培训机构的校长登台,隆重介绍来自某卫视频道的一位节目制作人,制作人对台里的少儿节目一一历数,并宣布当天的表演也是频道年底少儿春晚表演节目的选拔环节,表现突出的孩子有机会参加表演,并在全国的电视频道上露脸。”刘女士说,制作人的一番说辞,让现场表演显得更有分量,同时也感觉培训机构的资源不错,能争取到这么好的表演机会。每组表演后,包括制作人在内的几位评委对孩子们的表现一一点评,并选出一两名晋级选手。刘女士的儿子居然脱颖而出:“可能这组孩子年龄都不大,才刚开始学,只是相对表现好一点点而已。”刘女士说。孩子拿着晋级卡刚下舞台,立刻就有工作人员把刘女士拉到一边,告知“有表演机会想邀请孩子参与”。刘女士随之进入一间“洽谈室”。一名工作人员先夸奖了孩子,再给刘女士拿出一张儿童演员培训、表演协议,协议上分门别类罗列了表演类型、表演人数、镜头时长、价格。其中,“3分钟的多人表演”标价2万,“前排领舞”标价3万,“双人相声”标价7万,“独舞”“独唱”“主持人”等角色高达十万余元。工作人员解释说,表演是免费的,收费是因为要经过专业培训,才能达到演出效果。“我们会邀请顶尖专业团队,对孩子进行长达7天的全方位包装、培训,包括传授舞台经验、拍摄小明星海报,并安排相应的舞台表演机会。”工作人员说。看到刘女士有些犹豫,工作人员进一步承诺:经过培训就一定能参加少儿春晚表演,录播节目将在卫视频道全国播出,每个表演者都能有镜头……结果怎样刘女士并不知道——她担心有诈,放弃了签协议。但同在长沙的陈女士等到了结果……陈女士给孩子报了舞蹈培训机构,她的经历和刘女士如出一辙:先是有培训机构举办“汇报表演”,接着孩子被选中,再是被邀请参加少儿节目现场录制,最后是在全国电视平台上播出……不同的是,陈女士签了协议,选了“领舞”,还给培训机构付了3万元。令陈女士郁闷的是,3万元的效益非常有限。“接受了几天封闭式培训,内容比较宽泛,实际作用并不大。”当全家满心欢喜地等到节目播出那一天,所有期待化为失望。陈女士告诉记者,女儿虽然站在第一排完成了“领舞”表演,但“能看清女儿脸的画面就两次,她站在一排女孩中,镜头一闪而过。”陈女士为此曾找签约方理论,对方给出的答复是:“有培训、有表演、有播出,也有镜头,并没有承诺要给单人特写,我们主要是做培训。”陈女士顿时有“哑巴吃黄连”之感。另一位感同身受的家长说,“协议中的承诺事项都是模糊表述,很难找到对方漏洞。如果投诉也担心对孩子不好,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闹大了还会被人笑话“人傻钱多”。”联手售卖“登台机会”在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朱国玮看来,儿童演艺培训的灰色产业链在各地都有,一线城市及电视、演艺市场发达的地区尤其突出。值得注意的是,这类培训以往是“星探”在街头巷尾搜寻“目标”,近年则开始向儿童才艺培训市场延伸泛滥。其背后有多方面诱因:一方面,电视台对儿童才艺表演有现实需求。一位在电视台工作的人士告诉记者,一台晚会往往需要很多配舞、群演,节目组通常会和一些培训机构、演艺经纪公司合作,由他们来组织配舞演员、群演,节目制作方还需支付给这些组织者或中介一定酬劳;另一方面,儿童才艺培训机构在选拔童星上有天然优势,一位培训机构负责人说,通过培训机构选拔小演员,参与多、推广快,再加上采取竞赛的选拔方式,能够满足家长对孩子才艺、能力被肯定的虚荣心,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也能保证演员的质量。不断冒出的各类才艺培训机构和数量庞大的才艺小学员,催生出庞大的“演出”需求。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5—2020年中国少儿艺术培训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数据,目前我国2~12岁少儿参加各类艺术培训的少年儿童每年超过1亿人次。庞大的“艺术”培训群体相对于电视台的演出机会可谓“僧多粥少”,家长盼孩子成龙成凤心切,往往愿意花大价钱,为孩子寻找“展示舞台”,积累“舞台经验”,帮孩子实现“童星梦”。在儿童才艺培训市场缺乏有效监管的现状下,一些培训机构、演艺经纪公司从中找到了牟利商机。他们以才艺培训作幌子,动辄向家长收取上万元培训费用,其实是兜售表演机会;而演艺经纪机构一旦高价“招募”到一名儿童演员,就会给培训机构分成,培训机构借此也能显示与电视台、节目制作方有合作,对招生构成“金字招牌”,容易吸引家长报班,二者合作心照不宣。长沙一培训机构的舞蹈老师徐艾(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市面上规模较大的才艺类培训机构和演艺经纪机构几乎都有演员招募合作。这类以招募小演员为主要竞争力的演艺经纪机构,大多没有相关培训资质,其提供的培训课程质量存疑,有时还依托合作的培训机构培训。而出高价“招募”来的演员,在节目中大多承担“群演”角色,连有没有镜头都难以保证,想依靠这类角色“成名”“走红”几乎不可能。另外,由于演艺经纪机构不是节目制作方,也不可能参与后期剪片,所以也不会在合同里直接写明节目名称、有多少镜头。如果家长对此有疑问,对方往往会做一些口头承诺,同时以“这是公司的标准合同,不能改”或者“节目角色还没有完全确定”等理由搪塞家长,逃避后期法律追究。种种陷阱已布好,家长一不留神就会掉入。如何避免落入陷阱受访专家认为,要避免落入童星培训陷阱,关键在于家长要有理性判断。首先要仔细查看合同。朱国玮提醒,正规的演艺合同,会对表演形式、节目内容、播出平台、剧本、角色、台词有明确表述,这类信息越少,就代表表演、节目越不可靠,家长不要盲目相信合同外的口头承诺。其次,不盲目相信相关平台、机构的“造星”能力。徐艾提醒,有的公司号称是包装明星的大经纪公司的子公司,专门打造童星,实际上只是玩“套名”,二者之间无任何关系。还有的高价演艺协议完全就是骗局,看起来相关要素一应俱全,其实公司根本不存在、公章也是假的,拿钱跑路后家长投诉无门。这就需要家长在选择童星培训时,多留个心眼,多方求证经纪公司真假。再次,另辟蹊径展示实力。朱国玮认为,在如今传播渠道多元、自媒体繁荣的背景下,只要才艺本领过硬,并不缺乏好的展现平台。比如,在抖音、快手等时下火爆的短视频平台,一大批草根、网红凭借个人创意实力圈粉无数,不仅发布门槛低,在互动中学习进步,传播效果也很好。此外,要规范培训机构。朱国玮建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重点监督那些打擦边球的培训机构,对没有办学许可证却从事儿童才艺培训的节目外包公司、儿童艺术经纪公司要集中检查其培训范围、收费标准,督促其整改。(原题为《瞭望|是童星培训,还是给家长挖坑?》)(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新闻推荐解放军报钧声:大疫当前 团结合作是正道解放军报6月28日消息,“兄弟无远,携手同行”“铁杆情谊,同舟共济”“我们是同海之浪,同树之叶,同园之花”……这些写在中国对...台州白斑医院
台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台州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
台州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