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卫玲珑刘业第15章纪录

2020-09-16 05:54: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卫玲珑刘业第15章 卫玲珑刘业第15章节选自解语作者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帝台春》,小说以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纠葛作为主线收获了大批读者的关注。片断节选:茶也送到了刘显身旁的茶几上,他伸手端起茶盏,本来打算轻啜一口,可茶杯送到了唇边又被放了下来,实在是没有那种喝茶的心情。暖阁里温暖如春,可不安的心情让他感觉犹如身处三伏暑天,郁热烦闷。

>>>《帝台春》在线阅读<<<

《帝台春》第15章 催立皇后

此时,有储秀宫的宫人小声道:“主子本日服药的时候,确曾说过,这药味与之前不同,主子以为是齐太医改了药方,哪知道……”

宣太后嘲笑道:“他确实改了药方,而且还改得很彻底!”

“不是!臣没有,臣真是冤枉的!”齐太医不知该如何辩解,只能1遍又一遍地喊冤,惋惜,根本没人相信。

刘显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盼得的皇子死在他手里,就巴不得生啖其肉,面色乌青地道:“有胆子做,怎样没胆子认啊?”

“臣真是冤枉的,求皇上明鉴,太后明鉴啊。”齐太医呜呼哀嚎,发髻也磕散了,披头散发,涕泪横流,瞧着好不可怜。

“冤枉?”刘显嘲笑连连,唤过贴身内监,声音冰冷地道:“把他押去慎刑司里,什么时候招了,什么时候带他来见朕,告知慎刑司管事,怎么用刑都行,就是不要让他死了,否则让他提头来见!”

“奴才遵旨。”内监刚要下去,宣太后忽地道:“慢着。”

刘显只道她要阻止自己责罚齐太医,忿忿道:“母后,这个家伙狗胆包天,祸患端妃母子,断不能轻饶。”

宣太后淡淡道:“固然不能饶,但皇帝以为,凭他1人,有胆子谋害皇妃与皇长子吗?”在刘显愣神之际,她来到齐太医身前,冷声道:“是谁指使的你?”

齐太医现在真是有冤说不出,老泪纵横地道:“臣真的没有加害端妃娘娘,更没有人指使臣,求太后明查啊!”

宣太后绕着他缓步走了一圈,凉声道:“你在宫里待了那么多年,当清楚慎刑司是什么地方,一旦进了那里,不死也得脱层皮;齐明,你都一把年纪了,真要去那里走上一圈吗?哀家应承你,只要你老老实实交代了,哀家一定免你皮肉之苦,更可保全你的性命。”

齐太医哭丧着脸道:“臣真的是不知道啊!”

他的一再否认,令宣太后眸色一冷,“既然你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哀家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说着,她扬声对候在一旁的宫人道:“将他押去慎刑司,一定要让他供出幕后指使者。”

齐太医被强行拖了下去,喊冤声渐渐远去,终究消散的夜风中,容妃摇头叹息,“居然对一个还未出身的孩子下此辣手,真是造孽,端妃mm醒了以后,不知要有多伤心;皇上,您可一定要审个清楚明白,还端妃mm与孩子一个公道。”说着,她垂目抚着隆起的腹部,黯然已度过了自己的第一个本命年。   这一年道:“也不知臣妾腹中这个孩子能不能……”

“一定能。”刘显打断她的话,抚一抚容妃的肩膀道:“你陪了一夜也累了,回去歇着吧,不要多想,我们的孩子一定能平傅平安出身。”

在容妃走后,刘显望着眉目沉冷的宣太后,“母后,您也回去吧,这里有儿子照看着就行了。”

宣太后看了一眼紧闭的殿门,道:“端妃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你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大用,让太医他们照看吧,哀家也正好有几句话要与你说。”

“是。”刘显答应1声,恭敬地扶了宣太后往慈宁宫行去。夜色深深,纵横交错的树影在月光照耀下投落在雪白的雪地上,乍一眼望去,犹如鬼魅舒展的手臂,使人不自觉的生出一丝惧意。

“啊!啊啊!”一群乌鸦振翅飞过,落下几根黑色的羽毛,在大梁,乌鸦被奉为神鸟,谁若驱逐,必招来大祸。所以在紫禁城里,没人敢驱逐乌鸦,反而每天会有专门的宫人在广场上给成群结队的乌鸦喂食。

刘显抬头望了望乌鸦飞过的上空,想要寻觅乌鸦的身影,但只见一片墨色,哪来乌鸦的影子?

不见神鸟,加上方才产生的事情,刘显有种不祥的感觉围绕心头。

宫人们往火炉里加了些银碳,地龙烧的更火,吐出的暖气溢满全部暖阁。

宣太后坐在暖榻上,兰珠接过宫女递来的热茶,奉到她手中,一杯清香热茶不但能取暖,更能提神。

先声药业与百时美施贵宝合作 风湿免疫领域创新药恩瑞舒?成功上市
先声药业赴港上市不畏洗牌浪潮,可谓底气十足
先声药业恩瑞舒(阿巴西普注射液)正式上市,类风湿关节炎治疗有了新手段
先声药业依达拉奉注射液又获批新适应症——渐冻症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