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妙手狂医 第1208章 又扑了一空

2020-01-18 13:43: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妙手狂医 第1208章 又扑了一空

“跟她闹翻,会不会不太好?”天心小区家里,程可欣依偎在叶天怀中,此时的她感觉特别平静,很喜欢和享受这样的待遇。

也只有现在,她才感觉自己与她们不一样,才感受到她这个大少奶的身份与地位。

程可欣是平静,叶天却正好相反,这厮浑身燥热,如此软玉满怀,他岂能不燥热?缕缕香气朝他鼻孔里钻,是让他心痒痒。

“没什么好不好,反正咱们不受任何人的威胁,任何人都不行。”叶天心不在焉的答了句,同时这厮双手没闲着,轻轻游走于程可欣上半身。

程可欣哪受得了这种挑逗?没一会功夫就开始发软,洁白的贝齿轻咬鲜嫩柔唇,模样说不出的娇羞诱人。

天哥本就不是好鸟,看这场面,瞬间起了反应。

“老公。”眼看就要阵地失守,程可欣拼着灵台的后一丝清醒,握住叶天手腕,前些天的场面让她害怕,让她记忆猪犹。

箭在弦上,叶天哪肯停下?他当然知程可欣的意思,害怕,非是因为害怕,上次的事情还让她有阴影。

“宝贝,没事的,相信我。”叶天深情的说了句。

程可欣暗想相信你才有鬼,上次就是因为相信你这坏蛋,害得大家差点连命都没有,还敢相信你?

当然,这话她不好意思说出口,也不方便说出口。

“我害怕。”程可欣并没放手,她的确挺害怕的,万一又像上次那样可怎办才好?

“嘿嘿,不用怕,有事我负责,再说,咱们总得努力去尝试,对不对?上次是因为我的真升刚好突破,才会那样,现在不会了。”

天哥虽然话是这样安慰着,但实则连他自己都没底,万一又像那天那样,他可说不准。

程可欣并没松手的意思,可把叶天给郁闷得不轻。

“宝贝,那你说该怎么办?总不能又把她们喊来吧?”

程可欣暗啐了句,她当然不想那样,那算什么?又叫什么?其实,她想拥有她与他的私人空间。

一番犹豫之下,程可欣决定豁出去,拼了,大坏蛋说得对,不尝试,永远都不知道,这次,她希望不会像上次那样,再有就是,不尝试,难道真要像他所说那样?把欧阳幸月二人找来?找她们来旁边观战么?她丢不起那个脸。

再说,为了爱郎,她也只有豁出去,后果是什么,她不清楚,反正多一死,有时想想,能死在他怀里,也是件幸福的事。

叶天怀揣着激动比的心情准备与程可欣探讨人生真谛,共同欣赏与研究人体构造时,就在这时候,那该死的早不响晚不响,偏偏这个时候响了。

叶天低头看了,怒龙已到关口,这个时候只需深吸一口气,即可挥刀入关,可是那该死的却响了。

不想接那,也不被那给打扰到气氛。

已是闭上眼睛的程可欣微微睁眼,娇嗔道:“为什么不接?”

叶天才不想接,顺手拿起准备关机,好不容易才说服程可欣尝试尝试,哪会愿意接?

拿过,王柔丝的来电,叶天不想接,哪怕两人现在是合作关系,天大的事都没有现在的事重要。

没来得及按,停了,天哥也没想着要打回去的意思,手已经伸向关机键,准备将关掉,哪知这会又响起短信声。

看到出来的短信,叶天瞬间停下按关机键的动作,盯着那条短信看了一遍又一遍,确认自己没眼花之后,立马找出王柔丝的号码并重拨过去。

“我就知道你故意不接。”另一边的王柔丝说,有些鄙视。

叶天直接视,王柔丝的鄙视又怎样?反正她又不是他的什么人。

“王柔丝,说正事,这次消息确切吗?”叶天问。

另一边的王柔丝笑道:“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没人会你。”

天哥气得牙痒痒,却又拿王柔丝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可以,他真想狠狠抽好屁股,剥掉衣物的那种。

这种女人,迟早得收拾她,不然她不会知道这天有多高,地又有多大,什么东西。

“我马上去。”一番思索之后,叶天后还是决定选择相信王柔丝,除此之外别它法。

挂掉,叶天低头看了眼,比的郁闷,麻痹的,这叫什么事?自己现在要走吗?

看着近在咫尺的神秘桃源,叶天邪恶的微微上前,轻轻的触碰让程可欣整个人宛如触电般,说不出的娇羞,让天哥心神一荡,乖乖,太特么诱人。

“宝贝,我得出去一趟。”叶天满是内疚,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太不是东西。

程可欣善解人意的轻轻点头,“嗯,你去吧,正事要紧。”

话说这样说,叶天还是能发现程可欣眸子深处所流露出来的失望之色。

叶天硬起心肠离开,王柔丝在里告诉他,找到马锋。

走出天心小区后的叶天带着血樱直接去机场,乘坐专机前往厩,这一次,希望不会再扑一空。

有时候,叶天倒是很佩服马锋,这小子胆子够大,公然还敢呆在国内,换普通人,只怕早就躲到国外,有多远就躲多远。

飞机降落到厩后,叶天带着血樱前往王柔丝所提供的地址而去,那是一幢极为普通的别墅,从外表看,别墅外表还有些破旧。

马锋会在里面吗?

站在别墅大门口,叶天不知为何竟有些紧张,一直都说马锋没死,可目前为止,并没谁见过马锋,至少叶天没见过,因此,马锋的死活成迷。

当初那一枪,马锋竟然没死,这又是个迷,如今马老头已死,这个问题同样法求证。

站在那想了会,叶天决定用直接的方式进去,一脚踹向别墅大门,让叶天没想到的是,别墅的大门竟然没锁,被他一脚踹开,这多少让叶天感到意外。

别墅大门没锁,叶天隐隐不妙,果然,当他进去后,别墅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空一人,不过,茶几桌上却摆放着两个杯子,此外,烟灰缸上堆满烟头。

这里有人居住,看样子刚走没多久。

伸手摸摸茶几桌上的杯子,仍有余温,看样子刚走不久。

“砰!”

叶天一脚重重踢向茶几桌,将茶几桌踢得粉碎,天哥知道,他又来迟一步,这里的人刚刚走。

再次扑一空,让叶天感觉自己被某只猫当成老鼠,感觉被人当成老鼠一样戏谑,那种感觉让他很不爽,很不喜欢。

找不到马锋,叶天差点抓狂,这已经是第二次,又一次让他扑个空。

“王柔丝,我要见你。”拿出,叶天拨通王柔丝的号码,冷冷地说道。

一个小时后,叶天见到王柔丝,一家清雅的咖啡厅里,王柔丝坐在前,看着楼下马路上人来人往。

“王柔丝,你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叶天盯着王柔丝,差点没忍住把王柔丝吞掉。

王柔丝放下杯子,粉舌微微吐出,舔了舔两片鲜嫩的红唇,“什么意思?没找到人?”

“王柔丝,你耍我?”叶天冲上前,动作极为粗鲁的揪起王柔丝的衣领,老鹰拎小鸡般将她拎起来。

王柔丝没想到叶天会突然对她动手,被吓着,忘了反抗。

旁边,很多人都朝这边看来,想知发生什么事,同时,在场的男士们暗暗鄙视叶天,如此粗暴的对待一个女士,还是位漂亮的美女,这种男人,肯定不是好东西。

“回答我。”叶天双眼瞪得如铜铃,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

“放开。”回神过来的王柔丝大声道:“你什么意思?找不到人,回头过来找我发泄?你还是不是男人?”

叶天松开王柔丝的衣领,随手一推,“没人知道我去找他,只有你知道,不管是上次还是这次,都让我扑个空,王柔丝,你别告诉我这些跟你没关系。”

王柔丝反问:“为什么就一定要跟我有关系?你倒是说过理由给我听听,为什么就一定要跟我有关系?”

叶天一时被问住,王柔丝这问题他真答不上来,目前也只是怀疑,没有确切证据可以证明是她做的。

“你倒是说话,为什么为是我?”见叶天不回答,王柔丝倒有些得寸进尺。

叶天手指着王柔丝:“你好别让我发现是你。”

“否则呢?”王柔丝问。

“否则?”叶天冷笑,邪恶的笑容让人头皮发麻:“到时你自然知道。”

“你恐吓我?”

叶天并不否认:“你可以这样认为。”

王柔丝说道:“叶天,你真不是东西。”

叶天没搭理王柔丝,拿出正在响的,当看到号码后却皱皱眉,将一转,让王柔丝看。

跟叶天一样,王柔丝看到这个号码时同样愕然,眸子里掠过一丝惊讶之色,还有一丝害怕。

“你说她知不知我们在一起?”叶天没急着去接这个,而是笑看着王柔丝。

长春治牛皮癣医院那家好
天津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贵州癫痫主治医院
日照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遵义有名癫痫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