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奇门散手 第二百八十三章 笃信的理由

2019-12-02 21:47: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奇门散手 第二百八十三章 笃信的理由

更新时间:

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三四岁,皮肤白净,瓜子脸,不施粉黛,无妆无饰,虽是素颜,但挡不住天生的丽质。五官精致,眉目如画。长睫毛下的大眼睛清澈如水,刘海儿齐眉,脑后吊着清爽利索的马尾辫,鹅黄色的连衣裙包裹着姣好柔美的身段。气质很清纯很靓丽,是那种看到之后令人不由得眼前一亮的玉女型佳人。

“找你的,我们先走了。”周宇眼尖,一眼就看出来拦路的这个气质突出,五官精致可人的女人是找唐宁的。也不知道这小子最近走了什么狗屎运,身边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还都这么漂亮,难道这年月帅哥都不吃香了?抬手摸摸自己帅气有型的剑眉,又看了看江涛脸上那对斜插双鬓,同样是剑眉,但要比他张扬霸气的眉毛。最后在唐宁那对弯弯的眉毛上扫了两眼,咧咧嘴,把唐宁推出去,转身拽着江涛,刚要走,却被唐宁反手一把拉住了,“等一下,咱们一起。”

“可是这位姐姐,她?”周宇很有礼貌的对眼前的漂亮女人diǎn头示意,随即瞥向唐宁。

唐宁在对面的女人身上打量了几眼,指指自己,又指指周宇和江涛,问道:“你……找我?还是他们俩?”

女人笑了笑,笑容很干净,很知性,很美,俗语説的笑不露齿,估计就是用来形容她这样儿的人的。

“找你,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艺,是省电视台文娱体育频道的,有时间吗?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虽然她的名字和説话声音都很好听,但唐宁还是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抱歉,没时间,我很忙。”

“等一下。”清纯素颜的沈艺微微错愕,从走出象牙塔到步入社会,一路坦途的她对自己很有信心,更准确的説,她是对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女人漂亮,先天就占有优势。如果非同一般的漂亮,那么她就是无敌的。

相信只要是个男人,进入了青春期,识美,知美,懂美,就没有谁能抵挡得住自己温婉知性笑容之下的请求。可对面这个男孩子居然拒绝的这么直接,一diǎn面子也不给啊!难道现在的自己和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有代沟?美女地心有diǎn受伤。好看地眉头皱了邹,带着尖下颏地白净瓜子脸上显现出来了一种微弱的倔强味道。再一次拦住要走的唐宁。灵活的脑子里飞快组织起合适的语言。

“如果没有时间,在这里谈也是一样,放心,不是正式采访,只是私下谈谈,而且也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只有几个问题,很快的。”没给唐宁拒绝的机会,这句话刚説完,下几句话就接上了。“是这样的,今天的冲突事件在社会上造成的影响很大,也很坏。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到受伤人员死亡的消息,只要政府和媒体调控得当,相信影响还在可控的范围内……”

唐宁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道:“等等,你説的这些都是政府和你们媒体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动作舒缓轻柔,沈艺将鬓间的几缕长发抿在耳后,她那对清澈如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涌现出的好奇,让唐宁忽然有了种很不好的预感。果然。

“不仅有关系而且还是大大的关系。不是你制止了冲突进一步发展吗?我相信你今天的表现,在擂台上的风姿,全国很多电视观众都看到了,作为今天这场突来事件的参与者,见证者,遏制住最恶劣结果发生的有功之臣,身为奇迹创造者的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对全国的电视观众説的吗?还有,当着所有人的面,在没有和赛事组委会沟通的情况下,摒弃了初赛选拔,擅自将中日武术对决提前,你认为自己有这样的权力吗?你准备如何向赛事组委会解释这一切呢?打破了计划好的赛事流程,一旦引起什么不好的后果,你自问能承担的起吗?”

听了这位自称沈艺的提出的问题,唐宁耸耸肩,一副凡事不放在心上,无所谓的样子。给出了个让沈艺啼笑皆非的答案。

“我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你?”沈艺眼眸瞬间睁大,小嘴倏张地惊叫。在来找唐宁之前,她事先设想了很多答案。凭她对唐宁的第一感觉,她觉得这位长有一对弯弯的眉毛,面相清秀的大男孩既然有那么大的魄力,那么他肯定是个做一步,看三步,谋而后动,心思缜密的人才对。虽然这种形容词用在一个经过长久岁月积淀的老人或者社会阅历丰富的成熟男人身上才恰当,但是,世界上总会有很多生而知之的天才。这些人不在普通人的范畴之内。沈艺深信,擂台上的那个少年人这种群体当中的一员,所以在门口一直等,才等到现在。堵住了他。

可是没想到。等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句话。这和懵懂无知,不成熟地少年人胡闹,孩子过家家有什么区别?

沈艺感到失望,也没来由的气愤。即是气自己,也是气对面的唐宁。

可没想到,这股子怨味十足地心气儿还没等消散利索,唐宁接下来的话,更让她找不着北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来采访这个混蛋值不值,有没有必要。

“当然不知道了,因为我压根儿就没想过,明白?懂?”

“……”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唐宁他们几个的背影已经走远了。气得沈艺咬着牙咒骂:“这个小混蛋……”继而又若有所思,颦着秀眉想道:“不行,还得找到赛事组委会的负责人采访一下,看看他们那边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的。组委会的存在不应当是摆设,最终决定权应该掌握在他们的手里才对。否则,让一个半大的孩子説什么是什么,那还何来的规矩可言?”

唐宁他们三个一路步行,走出去挺远了。周宇才忍不住问了个跟美女那意思差不多的问题。唐宁扭头看看他,摇摇头,苦笑着道:“你觉着当时有时间考虑这些问题吗?那种情况下有两diǎn必须提前做到,才有可能使奇迹发生。”

周宇皱着眉头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説,先转移当时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就像是气球一样,先让它撒气,而不能等到它自己撑爆。然后在把大家精神都集中到一个双方都感兴趣的焦diǎn上,而最合适的焦diǎn就是这次比武大赛的最终对决

。气竭而衰,衰而难续,等回过劲儿来的时候,也乱不起来了。”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虽然打乱了组委会的赛事章程,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唐宁叹道:“乱就乱吧,反正已经都乱七八糟了,再乱diǎn儿也就无所谓了。”

“那你觉着组委会那边能同意吗?”

唐宁眸中精光一闪而逝,笃信道:“由不得他们不同意,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巴不得早diǎn结束这次比武交流会呢!”

周宇也diǎndiǎn头,失笑道:“没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等到日方派人接洽的时候,他们没有合适理由的话,很难找到过硬的理由反对。”

“呵呵……”

説説走走,半个多小时以后,距离他们所住的宾馆不到二百米,一辆灰色的本田轿车在前方距他们两三米处,停在了路边。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那位老人,三人目光不由得一凝,此人他们认识,正是日方负责外联事务的总管,也是在京北辰株式会社的商务总领,吉木嘉佐!

40岁前列腺增生怎么办
阳痿引起的原因都有哪些
勃起功能障碍该怎么办
希爱力是进口药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