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猫仆 第七章 可爱萝莉

2019-10-12 18:57: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猫仆 第七章 可爱萝莉

不错,这的确是一个蒙面的女杀手!

一张美丽的脸上,有两道红红的抓痕,正在往外渗着血。

白者更白。

红者更红。

她惊慌万状地环视了一下四周,闪身离开了,完全是一副大惑不解而又失魂落魄的样子,脚下的功夫依然了得,干净利落。

整个破毡房又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小男孩儿还在沉睡着,那只大黑猫还在打着解闷儿的呼噜。

黑猫小子感觉自己真的是在梦里了。

就在刚才那火烧眉毛的紧要关头,他的身体竟然能够随心而动,腾空而起,两只锋利的爪子直取蒙面人的双眸。

“唉,那可真是一对美眸哟,可惜了那张俊脸了,我下手真的有点儿狠了。”

黑猫小子在惊叹自己武功激进的同时,也动了怜香惜玉之心。

“可是,这个蒙面女杀手是谁呢?她为什么要杀这样的一个小男孩儿呢?这个女杀手跟这个小男孩儿为什么有这么深的仇呢?难道是……”

这些疑问,只能让时间来回答了吧。

冬去春来,又是一个寒暑。

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让人有了几分慵懒,是那种彻头彻尾的慵懒,每个汗毛孔渗出的都是慵懒,老想打嗑睡,这就叫“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吧!

日上三竿时分。

黑猫小子的心情不错,从长长的梦里醒来,长长地伸了懒腰,长长地打了个哈欠,准备出去走走,随便转转。

最近,听说附近又搬过来一户人家,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儿,这可得去瞧瞧去。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儿,喜欢漂亮女人,认定每一个漂亮的女人都是艺术品,尤其是那种可爱的小萝莉,更是天生尤物,可遇不可求,梦中情人,瞅到眼里就不愿意放出来。

这片草原面积广大,一望无垠,零星的几户人家稀稀拉拉地占缀其间,相距还是很远的。

到底有多远?

有“一鞭子远”吧!

在这方面,他还是十分有经验的,记忆里面是有残存的。

“就在前面吧,有一鞭子远吧!”

如果找不到人家甚或是迷路了,淳朴豪放的牧民会非常热情地用手指着你该去的那个地方说。

“这么近呀,我怎么看不到哟。”

得到牧民的指点,如果你还有这样的想法,那就说明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地人,你对草原的了解已经开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哈哈哈,那是因为你没有在马背嘛!”

如果这时你还是不明白,牧民们就会用鞭子抽打马屁股一下,那马就扬起四蹄,向远方疾驰而去,只留下一个孤独的你,傻瓜一样地多想想吧。

“一鞭子”到底有多远?

谁又能说得清楚啊,这跟鞭子抽打的轻重、马儿的脚力、路况等很多情况是有关联的。

这跟“一踩油门儿就到”是一个意思,那又是多远的距离呢?

谁也不好估算吧!

“喵了个咪的,真像是在做梦!”

一想到这些,感慨万端。

真的是大梦一场,南柯一梦吗?

肯定不是!

黑猫小子知道,自己的四只脚,不,应当叫四只爪子,此时此刻正爪踏实地地在大辽的草原上,柔软而又真实

黑猫小子知道,这“一鞭子”大约折合四五十公里的样子吧。

这样的“一鞭子”对于现在的黑猫小子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了,自打练习上那套武功心法以后,他感觉无论是体力还是脚力、视力,都有了不可思议的变化,身体更轻,脚力更健,视力更锐。

至于“更”到什么程度,这还真的不好说,没有比较就没有发言权嘛。

反正,自从那次用爪子挠跑了那个蒙面的漂亮女人以后,黑猫小子练功的劲头就更足了,他已经感觉到了这套功法的神奇之处。

“做得好,好戏还在后头哟!”

老土猫难得地夸奖了一句,这可是“前无古人”的一次,至于是不是还会“后有来者”,那就不好说了。

反正,老土猫的夸奖让黑猫小子的心甜美了好几天。

心里想着,脚下的步子没有丝毫的迟滞。

“喵了个咪的,这么快就到了呀!”

眼前果然是一处草丰水美的好所在,各色野花开得满山遍野都是,就像是一大群孩子,撒开丫子无拘无束地跑,新做的彩衣也就随风散开了。

刚刚搭起的毡房很大很新,好多座,老酒鬼家跟这一家子是没法儿比的,太悬殊了。

“好美哟!”

一时间,黑猫小子竟然不知该赞美哪一个了。

眼前,一大片绿茵茵的草地上,围坐着十几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她们正簇拥着一个小女孩儿,大约七八岁的样子,衣饰华丽,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花,在风中跳着,笑着,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都会因为她的存在而充满阳光,给点儿阳光就灿烂嘛。

多么正点的一个小萝莉哟!

“喵了个咪的,我这回是真的在做梦吧。”

我们的黑猫小子双眼迷离惝恍了。

“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真是太不可思议,一只生活在草原的黑猫,竟然在心里哼唱起了一千多年以后才会出现的那支情歌,还是那个著名的王老头的。

而且,还是热泪满面的。

黑猫小子甚至情不自禁地伸出毛茸茸的小爪子,努力地探向那个小女孩儿的方向,眯起眼睛,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他用手轻轻地揉搓她那头上的乌发,还有些稀疏,感觉却刚刚好,恰如其分地好。

“喵……了……个……咪……的……”

这也太让猫猫陶醉了吧,醉猫之意不在酒啊!

黑猫小子像打了好几针鸡血似的,兴奋地在草丛里打起了滚儿来,跳跃着,撒着欢儿……心里美得都不知怎么办才好了。

“把小姐送到屋里吧,好好伺候着,一会儿老爷和太太就回来了。”

“是!夫人!”

远处的对话让这只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的猫猫总算是平静下来,他透过草丛的缝隙望过去,只见一个非常富态的女人正支使着那十几个漂亮的大姑娘,陪着那个可爱的小萝莉朝众多毡房当中的一座走去。

“喵了个咪的,这么说,这些漂亮女人还是很有来头的呀,我得小心了,没准周围就有大内高手,被他们发现了,可就小命玩完了哟!”

黑猫小子的担心是对的,这四周的确有负责警戒的武士,就分散隐藏在不远处的深草里,虽然不能称为大内高手,可也算功夫了得,对付一只猫是太小菜一碟了。

可是,我们的黑猫小子为什么没有发现他们,甚至是为什么没有被抓呢?

原因有二:其一,以现在黑猫小子的功夫,只能清楚地感知周围几十丈远的风吹草动,更何况他还把自己的所有精气神都集中在了那十几个漂亮的大姑娘和那个可爱的小萝莉身上了。

其二,他是一只猫。

“哥哥吔,你看草丛里的那只猫在干嘛呢?”

武士甲问。

“没什么,不过就是一只野猫,吃饱了撑的,乱跳乱蹦的,在消化食儿。”

武士乙答。

人贵有自知之明,猫也是。

自诩为武功高强的黑猫小子哪里知道,他在武士们的眼里压根儿就算不上“有害物质”,威胁度还赶不上一根小辣葱儿。

回家的路很是漫长,走起来远不及来时那般的轻松。

或者说,黑猫小子不想回家,他没有家,又到处都是家,随遇而安吧。

那么,就四处去走走吧,毫无目的、随心所欲地去走走吧,溜达溜达,瞎溜达溜达吧。

这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间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莫名其妙就突然出现的人,海子!

“没准儿,他原本就不属于那个世界,跟我现在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他死了,他回家了。残酷地去死,或许对于他是一种莫大的温馨吧!”

莫名其妙的,一段莫名其妙的思想出现这只猫的脑海里,真是莫名其妙的。

抬头望望天,天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黑下去了。

“喵了个咪的,可别再不务正业了,得抓点儿紧了。”

想到这里,黑猫小子加快了步伐,朝着远方跑去。

谁是海子呢?海子是谁呢?

昆明治疗睾丸炎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费用
四川治疗卵巢炎方法
昆明治疗龟头炎方法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