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七章

2019-12-04 11:13: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七章

“县长,他是咱们县里李书记的公子。”何齐打完,在陈兴耳旁轻声提醒了一句,若是这会陈兴能够放手不管这事,就不会跟对方闹的太僵。

“古人都知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难道在我们现代这个比古代法治还健全的社会,就不如古人吗。”陈兴看了何齐一眼,态度坚决,不用何齐提醒,他心里又何尝不知道对方的身份,那天下午,那个出租车司机都已经说过了,开法拉利的那名车主,是县委副书记的公子,对方那天下午还伸出手来朝他比了个中指,陈兴又怎么会不认得对方,只不过眼前这人,怕是不知道自己就是那天下午坐在出租车里的那个了。

交警队的人来之前,救护车已是先赶到,被撞飞的男子被抬上了救护车,这会事故地点的周围也已经围了不少人,有些是在棚户区周边的田地里干活的,一看到出了交通事故,一下子就围了过来,棚户区里面进进出出的人看到这里出了事也聚拢了过来,那名被撞的男子明显是住在棚户区里面的人,已经有人认出了他,朝着撞人的车主指指点点。

交警队的人是在救护车离开两三分钟后才赶了过来,过来的是恰好在负责县城区巡逻的交警中队中队长刘南以及他手下的两名交警。

推开围观的人群,刘南和手下的两名交警走了进去,当看到那辆显眼的法拉利跑车停在那里时,刘南瞳孔一缩,心里头有些苦笑,不用看人是谁,他都能猜出这肇事者是谁,果不其然,转头看去,不是那位爷又是谁。

“李少,是您啊。”刘南笑着上前和李明波打招呼,他处理过几起有关李明波的交通事故,跟对方已经有些惯熟。

“是我,刘队长你来的正好,今天这起交通事故你们交警队的人给我鉴定一下,看到底是不是只有我这一方的。”李明波看到来的是刘南,脸上更闪过几分得色。

“好,好。”刘南点头哈腰的笑着,扫了周围的人一眼,凑近李明波的耳旁,低声道,“李少,要不您先回去,我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明波笑着看了刘南一眼,颇有些满意对方的识趣,点了点头,“那成,我等你的消息。”

李明波转身就要上车时,人群中募然冲出几个男子,其中一个指着李明波道,“就是他,就是他开车撞到大哥的。”

男子的话音刚落,几个人突然冲上来扭住李明波,“你个王八蛋,撞了人就想走是不是,跟我到医院去,我大哥没事之前,别想溜走。”

李明波被对方拉住衣领,有些措手不及,等反应过来之时,李明波狠狠的推开对方,有些心疼的整理着自己的衣领,骂骂咧咧道,“草你妈的,老子这是限量版的阿玛尼西服,你们这些乡巴佬能赔得起吗,撞死你们几条贱命也不值这个钱。”

李明波的话一出,即刻引起了众怒,不管怎么说,生命只有一条,哪怕是再卑微的出身,生命都终究是宝贵的,谁也不会下贱的被人骂贱命一条,围观的群众从刚才的旁观,这会都主动围了上来,似乎也想防止李明波开车离开。

更有甚者,不知道是哪个冲动的男子,率先朝李明波的脸部抡了一拳,怒道,“撞了人还这么嚣张,有几个臭钱了不起是不是。”

有人开了个头,接下来现场随即变得有些混乱起来,李明波身上,脸上,先后被打了好几拳,杂乱的人群中,手臂挥舞,这时候都没法认出是谁动了手,在一旁的刘南有些慌了神,李明波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这个小小的中队长保不准要被殃及池鱼,掉了头上的乌纱帽,刘南拼了命的往李明波身边挤,大声嚷嚷道,“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住手,谁再动手,就拘留谁。”

刘南往中间挤着,他的两名下属也在一旁帮忙,大声的喊着停手,普通民众对于身穿警服的执法人员毕竟是有一种天生的畏惧感,在刘南几人挤到李明波身边护着对方时,骚动的人群终于开始变得安静下来,除了仍有个别人不时出声指责着李明波,已经没有人再抢着挤上来要动手,这会李明波的脸上早已青一块,紫一块,典型的一个猪头。

身上那身所谓的阿玛尼限量版西装早已面目全非,一个个脏兮兮的手印、脚印在上面,其中更有几处被撕扯破了口子,李明波轻揉着被打的生疼的脸颊,双目狠狠的盯着四周的人,一个个指了过去,恨声道,“好,好,你们都很好,都给老子等着,看我不收拾得你们跪下来求老子的。”

“揍死这狗日的,撞了人还敢这么嚣张。”李明波的话不啻于在人群中再次投下一颗重磅炸弹,已有群众又愤怒的出声道。

刘南有些苦笑的挡在李明波面前,心说这位爷还真是不怕死,这会正是群情激愤的时候,还敢这么嚣张跋扈。

“李少,现在群众的情绪比较激动,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看您还是先离开避避风头,免得留在这里受伤了。”刘南贴近李明波耳边讲到。

李明波双眼有些不甘的瞪了周围的人一眼

,从他父亲当上县委副书记,他就成了周围的人巴结的对象,身边的朋友一个个对他曲意逢迎,百般讨好,哪里像今天这样吃了这么大的亏,李明波心里头的愤怒可想而知。

“好,我回头再找他们算账,今天这口气要是不出,老子就不姓李。”李明波咬了咬牙道,这次他多少学乖了点,讲话小声了些,转身往车上走去,临上车前,回头多盯了就近的几人一眼,特别是刚才带头揪他衣服的那个,李明波将这几人的容貌记在心上。

围观的群众仍是聚拢在一起,看样子是不想让李明波的车子离开,在刘南以及手下两名交警的努力下,李明波的车子才艰难的离开。

“好了,好了,大家也都回去,不要聚在这里,事故我们交警部门会鉴定处理,你们不要围在这里,影响我们做事。”刘南驱散着周围的人群。

“你明明就是跟撞人的司机认识的,让我们怎么放心你们鉴定出来的结果。”最先开口喊着被撞到那人大哥的男子对着刘南大声道。

“我们怎么做事,还用你来教吗,要是不放心我们的鉴定结果,有本事你自己来鉴定啊。”刘南瞪了那名说话的男子一眼,朝身边的人挥了挥手,几人开始在原地拉起了线,将事故的地点围起来,开始忙活。

陈兴一直在边上冷眼旁观着,看到李明波被愤怒的群众教训了一番,不得不说,陈兴心里还是有几分畅快的,就冲李明波口里说出来的那些话,陈兴要不是碍于自己是一个党员干部的身份,他也恨不得冲上去多添几拳。

看了刘南一眼,陈兴开口道,“这位同志,群众的担心是没有道理,你跟肇事的车主认识,难免会有主观感情上的倾向性,这起交通事故,你们应该叫另外的人来对事故进行认定处理,这样鉴定出来的结果才能让群众信服。”

“又一个多管闲事的。”刘南瞥了陈兴一眼,撇了撇嘴,神情颇有些不耐烦,又有些不屑一顾,径直走到一边,对陈兴这名昨天新来的副县长,刘南这种下层的交警干部终究是不认得。

“县长,交警队对事故的认定结果还没出来,我看我们不如等交警队的结果出来再看看?”何齐在一旁低声道。

“也好。”陈兴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交警队对事故的认定结果还没出来,他现在就这样说人家会偏袒一方也无凭无据,倒不如等事故的认定报告出来再关注一下。

陈兴和何齐上了车子,在忙活的一个交警碰了碰刘南的胳膊,“头儿,那好像是县政府的车。”

“县政府的车?”刘南脸色一怔,赶紧转头望去,这会陈兴同何齐开的车子已经远去,只留下一溜烟的汽车尾气,刘南根本没看清楚什么,有些怀疑的望了望身旁的下属一眼,“你有没有看错,是县政府的车子?”

“头儿,我看着好像是,不过我也没看清。”那名说话的交警指了指远去的车子,耸了耸肩。

“没看清就别乱说。”刘南拍了拍自己的下属,下意识反应的又往远去的车子望了一眼,随即摇了摇头,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事故现场上来,苦笑了一下,这件事还让他有得头疼,还得想好怎么为李明波这位大少擦好这个屁股。

东源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成都玛丽亚天府妇产儿童医院谷霞
西安治疗卵巢炎费用
海南去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重庆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