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雀巢赏析】《阳光少年·王充闾文学评传》四

2020-01-09 00:52: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人,不知不觉就来到这个世上了,就长大了,就老了。老了,往往喜欢回忆小时候的事情——在一种温馨、恬静的心境里向着过往的时空含情睇视。于是,人生的首尾两头便连接起来了。 四、嫂娘

在充闾的童年生活中,有一位给他带来特殊欢乐的人,她就是比他年长20岁、待他如胞姊,使他终生难忘的嫂嫂。原来充闾上面曾有两位哥哥一位姐姐。二哥和姐姐在几年前相继夭亡。母亲哭干了眼泪,唤不回一双刚刚养大的儿女。大哥已经挑起了家庭生计的大梁,常年在外当瓦匠。嫂嫂进门时,充闾才过一周岁的生日,母亲却已年过四十。嫂嫂不惮深闺寂寞,常把小充闾抱到自己房间去睡觉,给他唱催眠曲。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两年后,嫂嫂生了个女儿,还是照样喜欢小弟。有时小充闾摇摇晃晃跑到嫂嫂房间,正赶上嫂嫂给女儿喂奶,嫂嫂就把他也揽到胸前。两个孩子一起喂,一左一右,一人一个,边吃边玩,好不快活!叔嫂情,母子恩,有点像京剧里包拯与“嫂娘”的情谊。嫂嫂是带着爱的嫁妆走进王家的。一颗爱心,一心向善,似乎与生俱来。东方女性的性灵美,如出水芙蓉。

哥哥在每次工程结束时,都回家休假。人高马大的哥哥把他举到头顶,让他骑在哥哥的肩膀上,高高在上。哥哥喜欢斗牛,听说西班牙有一伙人专门斗牛,以斗牛为业,他便自称西班牙斗牛士。他把嫂嫂的花围裙拿来,冲着大黄牛抖动。大黄牛也爱斗,见到花布就兴奋。耸着两只锐角,瞪着两只大眼睛猛地向花围裙冲去。哥哥轻轻一转身,大黄牛就落空。它不服,牛劲上来了。再次寻找目标,再次攻击。大黄牛屡战屡败,哥哥总是赢家。

那年秋收大忙,为了颗粒还家,家家总动员。母亲和嫂嫂去地里摘棉桃,充闾也要跟着,他喜欢参与大人们的劳动。再说,他才三岁,把他一人放在家里也不放心,大人就把他也带到地里。他拎一只巴掌大的小筐跟在嫂嫂的身后。母亲说,把大黄牛也带上,让它在地头吃草。那大黄牛见到刚刚成熟的棉桃,嗅到一股烧烤店的奇香,就一头钻进棉田,吃起棉桃来了。母亲和嫂嫂急忙赶牛,充闾也来助战,他展开双臂,往外哄牛。那黄牛见小充闾只穿一件花兜肚,蹒跚地向它扑来,以为向它挑战,就纵起两角,直奔小充闾的花兜肚,用它锋利的犄角把他挑起四五尺高,然后抛在地上。黄牛得胜,继续吃它的棉桃,小充闾却惨了。肚子上被划下一条长长的血口子,人被摔得有些昏迷。母亲和嫂嫂哇哇大哭,拼命喊叫,充闾啊!小弟呀!嫂嫂抱着他,一边跑一边喊:“小弟啊,跟嫂嫂回家啊!”回到嫂嫂房间,嫂嫂给他叫魂:“充闾啊,小弟啊,到家啦!不要害怕啦!嫂嫂在你身边啦!嫂嫂给你做碗花糕啦!”那天,嫂嫂不但给他做了香甜的碗花糕,还做了一碗鸡蛋汤。在嫂嫂的呵护声中,小充闾忍着尖锐的疼痛,吃着碗花糕,喝着鸡蛋汤,渐渐恢复健康。

稍大一点,嫂嫂又常常引逗小弟做些惹人发笑的事剖宫产术后怎么防止腹胀便秘
。记得四岁那年三十晚上,嫂嫂叫充闾到西院去,向堂嫂借枕头。充闾是嫂嫂的马前卒,有令则行。颠颠地跑到了西院,没头没脑地说,“我来借枕头。”堂嫂见充闾糊里糊涂地站在那儿“借枕头”,就温和地反问:“谁叫你来的?”充闾说:“我嫂。”堂嫂一听,扑哧一笑,小屁孩,借枕头!结果,在一片哄笑声中,他被堂嫂骂了出来。原来当地有个旧的风俗:三十晚上到谁家去借枕头,等于要和人家的媳妇睡觉。这小东西一本正经地等着堂嫂去拿枕头的模样,傻傻的样子,令周围的人差点笑破肚皮。庭院不深,墙头不高。两个年轻女人隔墙对骂,众人起哄,笑声迭出。生活就像刚开锅的馒头,热气腾满了院子。这都是因为嫂嫂的爱心多了一层智慧和幽默。捉弄小弟,让小弟出洋相,笑声中挥发着通俗文学曲艺的逗哏。

又是一年除夕,充闾五岁了。嫂嫂正在床头案板上切菜,忽然一迭连声地喊叫:“小弟,小弟!快把荤油坛子给我搬过来。”小弟是嫂嫂的先锋,行动必须快。他立马赶到,按照嫂嫂的指令,他趔趔趄趄地把小油坛子从厨房搬到嫂嫂面前,仰着脸看嫂嫂的脸色。想不到嫂嫂竟然拍手打掌地大笑起来,闹得小充闾莫名其妙,也跟着傻笑,惹得爸爸、妈妈、哥哥全家大笑。母亲告诉他,是嫂嫂逗你玩,乡间习俗,谁要想早日“动婚”,就在年三十晚上搬动一下荤油坛子。他还是不懂,他不想动婚,但他喜欢看嫂嫂弯腰大笑的样子,那就动婚吧!嫂嫂笑姿迷人,笑声感人。让一个五岁娃子去“动婚”,这故事,首先感染嫂嫂自己。一个善于创造生活的人,才是真正快乐的人,而这快乐与物质生活毫无关系。

热腾腾的一大盘饺子端上来了,嫂嫂怕小弟够不到大盘,特地给充闾用小碗盛上一碗。全家人一边吃,一边说笑着。突然,充闾喊:“我的饺子里有一枚钱!”嫂嫂的眼睛立刻笑成了一道缝,甜甜地说:“恭喜,恭喜!我小弟的命就是好!”因为传说,谁能在大年夜里吃到铜钱,就会长年有福,一顺百顺。哥哥笑说:“怎么偏偏小弟就能吃到铜钱?这里面一定有点说道,咱们得检查一下。”说着,就夹起充闾的饺子,一看,上面有一溜花边,其他饺子都没有。原来,铜钱是嫂嫂悄悄放进里面的,花边也是她特地做的记号,最后又由她盛到充闾的碗里,别人当然就吃不到了。谜底揭开了,全家人又有一场开心的大笑。嫂嫂懂得,给小弟的祝福,就是给丈夫的温柔;给小弟的爱心,就是给公婆的孝心。善解人意,创造欢乐,就是改善生活,提高生活质量。中国底层的农民家庭流淌着五千年的伦理文化、天伦之乐。

五岁那年夏天,充闾虽然还没有入学,但父亲每天都给他留有一定的功课。只是他玩起来,昏天黑地,早把功课的事丢在爪哇国去了。那一天没有找到玩伴,他独出心裁,用柳条编织一个圆圈套在脑袋上,遮挡日头,再用木棍打水,把鱼吓跑。他看见鱼们,慌慌张张逃跑的样子,很开心。“谁说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它们跑了,又回来了,这是为什么?与我捉迷藏吗?鱼们知道我快乐?它们也快乐吗?父亲给他讲庄子和鱼的故事,在他游戏的瞬间弄“明白”了。他正玩得高兴,嫂嫂来了,“你这个小馋猫,想吃鱼吗?看把衣服弄的,全是泥点子。”说着,就把他的衣裳扒下来,让他赤身裸体坐在草地上,然后又把一本《名贤集》塞在他手里,让他快念。嫂嫂把他的衣裤洗完晾在他身旁,衣裤干了,《名贤集》也读完了。毒辣的太阳,晒得他发困,他要嫂嫂背他回家,他双手扣在嫂嫂的脖子上,好像睡在悠悠的摇车里。

就是那年冬天,充闾与小伙伴玩疯了,他们本来是在土地庙里看守祭品的,可是大人们走后,不知谁的主意,各自掏出自己的二踢脚,把它插在神龛前的香炉上,划火点着。咚——吧——咕咚咚,咕咚咚,小庙被炸得乌烟瘴气藤黄健骨丸怎么服用
。这消息很快传到各家,家长们都准备好板子、棍子、鸡毛掸子,要狠狠教训一番这些无法无天的小混账。嫂嫂得知,急忙赶到土地庙,一面拍打充闾身上落下的爆竹的纸屑,一面密授机宜:“进屋先跪下,承认错误,说今后永不再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充闾频频点头,踢踏着跟在嫂嫂后面,一进门就给父亲跪下来,“爸爸,我错了!我改,今后永不再犯。”抬头看爸爸的表情,又接着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王德润本来要好好教训他一番,不想他说出后面的那句话,忍不住笑了:“这后边的那句话是你替我说的?”充闾知道用错地方了。嫂嫂则在一旁打岔,爹长爹短地叫,大过年的,放放鞭炮,就是放出来晦气,只是放错地方,把土地老儿的耳朵都给震聋了。嫂嫂说话幽默有趣,父亲知道嫂嫂的良苦用心,怎能不给嫂嫂面子?就长叹一口气,“你长大,若能像你嫂嫂那样懂事,我就知足了。”那一天,嫂嫂又做了一个碗花糕,让充闾双手捧着,送给父母。父母各吃一口,便让嫂嫂吃。嫂嫂百般拒绝,让充闾吃,充闾端到嫂嫂跟前:“你不吃,我就要哭了!”说着小嘴一憋,咿咿呀呀,唱歌似地哭起来。嫂嫂马上接过碗来:“我吃,我吃!”母亲表扬充闾:“我老儿子知道孝顺嫂嫂了。记住,老嫂比母啊!”母亲对他的伦理道德教育总是这么切合实际,具体。

嫂嫂,给这个生活并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了许多非物质上的欢乐,给充闾孤独的童年留下了永远不能抹去的记忆。可是就在妈妈的悲伤刚刚抚平的时候,就在充闾陶醉在融融的天伦之乐时,造物主又一次堵在王家门口,夺走了王家的喜庆。造物主是谁?一位从未谋面、从来不讲公道止咳药不含防腐剂的有哪些
,经常拿你命运随便蹂躏的人。充闾的大哥偶染小恙,却因庸医误治而暴亡。只几天的工夫,一个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说没就没了。充闾父母,一面承受着无法承受的第二次的丧子之痛,一面还要劝说年轻的嫂嫂改嫁。从来不会大声哭闹的充闾,如今顽强抵抗,拼死不放嫂嫂走人。他说,他长大养活嫂嫂,孝敬嫂嫂。哭得嫂嫂心乱如麻,哭得父母黯然神伤。嫂嫂忍着悲痛给充闾做了一件豆绿色的棉袍,棉袍的布料是大哥特地为小弟买的,小弟喜欢绿色,因为关公的袍子是大哥刘备给的,绿色的。小弟过了年就满六岁,马上就要进私塾读书了。就是那天,充闾穿着嫂嫂新做的绿棉袍上学去了,午间放学回家时,却不见嫂嫂的倩影。锅里的碗花糕,余热尚温,嫂嫂却不知去向。该来的,必然要来,六岁的小充闾,第一次懂得命运的不可抗拒性。无声的泪水滴落在碗花糕上,也是他第一次体验了什么叫失落。六岁的他必须学会隐忍,学会顺从,学会与无法解释的现实和解,学会等待。等待着嫂嫂回娘家的日子,跟着父母去看望嫂嫂。民间的风俗,改嫁的媳妇,不能再回原来的婆家,充闾的家人,只能在嫂嫂回娘家的时候去看望,打听嫂嫂在新家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当他甩开母亲的手扑向嫂嫂怀抱的时候,他坚信,嫂嫂一点都没有改变,嫂嫂永远是他的嫂嫂。道格拉斯三岁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了成年人的丑陋,恨不能从楼梯上摔下去,使自己永远不要长大;充闾以六岁的童心看到了人间人性美好的星光。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几十年之后,他把关于嫂嫂的记忆和感动写在一篇散文里,题目就叫《碗花糕》。细节的生动和生动的叙述,让读者看到了一位开朗、乐观、爱心如丝如绵的嫂嫂,她是王家的快乐女神,是王充闾童年最难割舍的亲人朋友。读者在文章中还看到了善良淳厚、隐忍不屈的两位老人,他们是东方文化道德的背影,更看到了一位聪明伶俐天真有趣的小男孩,他就是王家的快乐天使——一个中国式家庭伦理秩序的坚守者。

普普通通的一家人,用人间真情、用温馨的爱意化解着造物主制造的冷酷的寒冰。充闾爱家,爱家中的善与美,爱与智慧。他因此感谢他的童年。他说:“人,不知不觉就来到这个世上了,就长大了,就老了。老了,往往喜欢回忆小时候的事情——在一种温馨、恬静的心境里向着过往的时空含情睇视。于是,人生的首尾两头便连接起来了。”(《何处是归程——《童年的风景》)

《碗花糕》最初发表在2000年《人民文学》第五期上,当年8月就被《新华文摘》转载。2001年辽宁教育出版社又及时出版了以《碗花糕》领衔的王充闾抒情散文集《碗花糕》。北京开花,全国红遍。省内如火如荼。文友们都说,比起王充闾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发表的蜚声海内外的大文化散文更高一筹,是抒情散文的精品、极品。那天,我们几个文友在作协吃饭,有鱼有肉,荤素俱全。酒过三巡,鱼肉不见减少,可后上来的拔丝地瓜,却三下五除二。刘兆林(省作协主席)说:“这一盘就是《碗花糕》。”

我们回忆,自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的散文创作走入了误区。我们反思,当代中国人的生活经历太雷同了。同质化的生活,导致同质化的作品。导致公式化、概念化的流行。千人一面,众口一词。我们像一头被罩上眼帘的驴子沿着磨道转圈。因为我们不必操心主题的多元,不必琢磨创作手法的多样。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我们又有固定的模式可以借鉴,那就是杨朔的“景情议”、“物情议”三段模式。充闾上世纪八十年代创作的散文如《柳荫絮语》,基本上都没有走出这一大合唱的舞台。《碗花糕》却义无反顾地告别梦魇,以张扬个性的姿态跨入新世纪,体现了王充闾独创意识爆发性的觉醒。我能不能说,他已从沉重的阶级债务和民族债务中得到解脱?但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是生命的大解脱,思想的大解放。他已还原为他自己,他的生命内核,将从此只放射他个人真实而自由的声音。这是母亲赋予的生命原版,不再被外部概念所剪裁、所肢解、所遮蔽,是一颗神奇的童心所创造的的生命的独唱。

艺术是交流感情的工具。感情是艺术的生命。王充闾在《碗花糕》的艺术创作中,投入的感情是爱,是美。王充闾以对人性的大爱大美,从文学现场不如文学的经典。

我认为这是一部真正与世界文学靠近的好东西,它先后被译为英文和阿拉伯文,走进东西方的图书市场。我倒不是因为它被外国人看好,我才说好。恰恰相反,我觉得它的成功,正在于它直接承续的是《红楼梦》日常化、人性化、平民化的写作传统。完全摆脱了杨朔模式在他早期散文创作中的“诗意”影响。他回归到上世纪三十年代鲁迅创作《朝花夕拾》的思想轨道上来,回归到童年的本真的自我。其实脉络舒通丸效果好吗
,我们许多作家的创作基础都来源于童年的经验,这是因为童年的深刻记忆往往是构成一个人基本思想类型的重要因素。成年后的写作者常常保持着儿时形成的情感印象,习惯于在童年经验中还原和想象那些一直影响着自己思维的路标,并从中寻找创作灵感。这是顺理成章的事,而读者阅读这些作品时的乐趣也并不仅仅是欣赏文章中鲜活的形象和美的意趣,还能唤起他们的某种集体记忆。

《碗花糕》成功的经验告诉我们,所有可靠的写作必须经得起诚实的推敲,这种诚实的书写,必须来源于自己的切身经验而不是虚妄的想象。

共 522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文先是细细描述王充闾的童年:那个如娘的嫂子善良慧黠,一边真心疼爱,一边快乐捉弄。这一点一滴都被记录下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家,在“用人间真情、用温馨的爱意化解着造物主制造的冷酷的寒冰”。记得包拯有一段著名的唱词:“劝嫂娘休流泪你免悲伤,养老送终弟承担,百年之后,弟就是你戴孝的儿郎。”,唱词简单却说明了嫂娘的真情从古到今都令人敬佩。前段的感性是为了后面的理性做导引,转折从容,文笔老道,值得学习。推荐阅读!【编辑:缘分二月】

1 楼 文友: 2014-07-0 08:54:29 这是中国女性的伟大之处:善良,大爱。 骨宜刚,气宜柔,志宜大,胆宜小,心宜虚,言宜实,慧宜增,福宜惜,虑不远,忧亦近。 2 楼 文友: 2014-07-0 12:00: 7 中国有句老话: 老嫂比母, 此言真的不谬。 男人的力量原夲就不是来自肉体,而是他的精神和思想的外化与延伸而已。

 楼 文友: 2014-07-0 16:27:1 想起了包公的嫂娘。

分享到: